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6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姐腋下穿过,两只火热的大掌慢慢解开那包着酥胸的第三颗衬衫纽扣,释放出那鲜嫩饱满的活色生香,掌心由下而上托住那弹滑酥腻的酥胸,往中间用力一挤,指腹用力陷入那雪白的乳肉之中,他一边揉捏一边开口说道,“楚小姐乳房高耸,形状优美,呈雪里透粉的颜色,虽然乳峰浑圆硕大,尺寸非常人所能极,却无明显下垂趋势,挺拔坚韧,饱满鲜嫩,弹性十足。而乳晕如浅色月牙,粉嫩桃花,乳头娇小玲珑,挺立充血,色泽殷红,都十分健康,性生活不是非常频繁,无明显乳腺疾病”

    “嗯霍医生别说的这么露骨直接嗯您轻点捏,嗯嗯,别摁它,唔不过要是没问题那人家的胸为什么会痛痛的嗯别揉了疼”霍医生说话时湿热的呼吸正正好打在楚小姐敏感的耳垂下方,那灼热的掌心又熨帖的抵在她的胸乳处,一会儿重一会儿轻的揉捏让楚小姐十分不自在。特别是那指腹甚至还重重碾压了一下那翘起的殷红乳头,弄得她觉得浑身发热,俏脸生晕,声音也越发娇媚的可以滴出水来。

    “应该不是乳腺疾病,我再看看情况我这摁压,揉捏都是想看看究竟问题是出在哪里刚刚说哪处痛,这里,这处痛吗,这处呢,重重一碰就疼,还是轻轻碰一下就痛”霍医生检查的十分认真,连额头都沁出了薄汗,他托着绵软的大手这里一捏,那里一碰,惹来佳人娇呼连连。

    “这里不痛嗯嗯哎呀,疼,轻些,霍医生,霍医生人家又痛了嗯嗯可以了,霍医生!我别处还有些不舒服!先别再揉人家胸脯了,看看那处是怎么了可以吧”楚小姐眼眶里都含了些清浅的泪,着实是又痛又爽,不知如何是好,只想快快拜托那火热的大掌。

    她咬着下唇低头看着自己白花花的乳肉在他古铜色的大手中颤颤巍巍的,被揉弄成各种滑稽的形状,连浅浅的乳晕乳头也没有躲过细致的检查,又是被碾压,又是被揉捏,气喘吁吁的楚小姐觉得胸脯越发胀痛了,上面那两颗小小的蓓蕾也充血饱鼓,红的越发鲜艳欲滴。

    及膝风衣包裹下的修长玉腿也不由紧紧夹紧,开始以微不可见的动作悄悄磨蹭

    蜜月之医生篇5这里好痒,还会流水呢

    “楚小姐急什么,病要一处一处的看,我这处还没看好,别处先不急到底是哪里痛”霍医生口中语气淡淡,只是说话间嘴唇张合都不免遇到那血色蔓延的粉红耳垂滴,一句话说下来薄唇半包半含直让小耳垂越发发红发烫,几乎都要滴出血来。

    大手更是粗暴有劲,直将那两团鲜嫩白乳玩弄的乱摇乱晃,怀中被他两只温暖健臂紧紧禁锢的楚小姐感觉自己几乎都要融化在这强而有劲的怀抱里,而胸前那双大手更是带来又痛又麻的冰火两重天体验,整个身子都有些娇软无力,这般强烈的动作让她瑶鼻轻哼,喘息未定,腿间更是蜜泉滚滚,以山雨欲来之势将腿间沾染的一片狼藉。她娇声颤抖道,“霍医生停我另一处那病症似乎越来越重了你帮我看看嘛”

    这边也微微气喘的霍医生看着那白嫩隆起的细致胸部肌理上都留下了浅红色的掌印指印,颜色也只比那雪峰顶端的红尖尖稍逊一筹。

    一抹心疼滑过心尖,这才松开手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用他特有的低沉磁性声音缓缓说道,“刚刚的检查手段稍微过激了些,不过劳请楚小姐在治病时不要发出这种类似娇喘叫床一般的暧昧声音,若是被人听到,对你我风评不好”

    说话字里句间都透出一股义正言辞的味道。

    只不过若是没有在起身背对楚小姐说话时伸手拉扯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色大褂,若是没有这般似乎是想遮挡下身什么高高凸起的奇怪举动,可能要来的更有说服力。

    (这边还在微微喘息,柔若无骨般有些瘫软的倚靠在检查座椅上的楚凝香听了这话,瓷白整齐的牙齿间发出细碎微轻的嘎吱磨牙间,似乎是恨不得将某人的血肉放在牙齿间这般咬一咬。

    不过她转念一想觉得似乎可能咬不动,毕竟某人的血肉和他的脸皮是一体同根,都是那种拥有惊人厚度的东西好,霍甚笙,你个大色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边和老婆已经锻炼出心灵感应的某霍当然听到了她咬牙切齿的心声,他薄唇轻弯,黑眸写满期待,老婆当个手拿皮鞭把他踩到在地的女王简直不能令人更期待好吗

    生平惟愿跪倒在老婆的高跟鞋下五体付地好吗不过老婆还是不要设想太遥远的事情,还是等着霍医生的“大有作为”吧~霍总裁在心里酝酿了一个总裁独家冠名的总裁邪魅之笑)

    重新转身后的霍医生,看着面前已经将风衣裹得严严实实的楚小姐,眉头轻挑。

    坐姿端正,似乎之前的身娇体软状态已然不见,若非长发微乱,小嘴殷红,倒是看不出刚刚的一派娇羞求饶。

    风衣下的修长双腿微微紧夹,向右轻斜,端庄贤淑的仪态十足。只可惜那剪裁考究的风衣在坐下后便在膝上缩了几分。

    姿态多端庄,诱惑便有多挠人。

    风衣分叉处也由着坐姿微微张开细缝,露出那欺霜赛雪的大腿肌肤,黑色布料下藏着的雪白肌理,细嫩娇柔,触手生滑,还真是诱人犯罪……

    佳人单手微微拂过娇艳红唇,丁香小舌从檀口吐出在唇瓣上轻轻舔过,用那分外撩人的甜软娇媚声音轻轻说道,倒是满腹委屈:“霍医生说的哪里话,人家自小便是这样的娃娃音,哪里叫做神马娇喘叫床,人家还没跟男人怎么懂得什么是叫床什么是娇喘难道啊,这就算是叫床了吗”

    特意重新啊的娇咦一声,这声学着之前的模样轻轻吐出,刻意的矫揉造作比之前的自然流露来的更是娇滴滴,媚嘤嘤

    看到霍医生喉间一紧,干咽了一口唾沫,双手还不自然的紧握覆在小腹下位置,楚小姐觉得十分满意,这才委委屈屈的继续说道,“那听霍医生之言,您也算是正人君子,人家也不扭扭捏捏了,我就有话直说咯,就是下身这里不舒服呢”

    说着说着同样站起身来,解开了风衣全部的扣子,露出里面通透玉白的大衬衫。

    不仅可以看到那高耸酥胸,柔软细腰,还有玉润雪白诱人犯罪的大长腿,衬衫仅仅遮住大腿,却依稀可以看到腿心那团暧昧的浓黑绒卷,竟是同样没穿内裤!

    行走间不仅看到那挺翘的小粉臀摇晃婀娜,更是已经隐约都可见大腿根部的旖旎风情。

    不等霍医生说话,楚小姐已经踩着高跟鞋往房里大大的办公桌走去,轻轻纵身小翘臀已经坐到了红棕木大办公桌上,她缩起纤长秀美的双腿,毫不在意圆润光洁的粉臀已经从宽大的衬衫下摆里暴露出来。

    她对着霍医生的方向轻轻打开紧紧夹着的膝盖,软声软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