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0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疑团缠绕在心间,她本以为可以不在乎的。

    “娘子,在想什么?”

    “想你。”林兰脱口而出。

    炽焰满意的笑笑,又去厨房忙碌,林兰的手艺他是见识过的,幸好他当初有练过几手。

    看到炽焰在厨房忙碌,林兰又会忍不住想,他的厨艺又是为了谁而学,她低头苦笑,再这样下去,迟早变怨妇,还是想办法离开吧。

    炽焰的手艺果然很好,至少比林兰好多了,果然厨艺这东西要看天赋。

    吃完饭后,林兰对炽焰说:“我想去把药材给卖了,再买些东西回来。”

    炽焰:“既然我们成亲了,那就该我养你,以后也不用辛苦去采药材了。”

    林兰心一慌,忙说:“没关系的,不辛苦,我把这些药材卖了就不去了。”

    “好不好嘛~”

    “还是我去吧,让你一个人背着药材走那么远……”

    林兰抢白道:“不用了,你又不知道是哪家药铺,再说我都习惯了。”

    “就这样了,我去,很快就回来,在家等我。”

    林兰快速把药材收拾好,把一些私房钱揣着身上,出发了。

    待到离开家才松了一口气,把药材带到镇上卖了钱后,林兰开始盘算去哪里。

    只是想到炽焰会在家里等着她回去,心就难过的不行,人就是这么奇怪,容易产生感情,又会因为各种理由而舍弃。

    那就离开这个地方吧,他应该找不到吧,林兰抱着侥幸心理,赶到码头,满心欢喜的踏上小船。

    “夫人这是要回去省亲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林兰这才想起,自己梳的是已婚夫人的发髻,“是啊,回去省亲,我夫君,我夫君临时有事,我到地方等他。”

    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林兰还是懂的,半真半假的应付着船家。

    “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出来呢,你夫君对你不好啊。”

    “不是的,我夫君他,他很好,是我不好。”

    “既然他很好,你为什么要跑呢?”

    完了,林兰跑出船仓,站在船尾上。

    船夫从三十岁的中年男人变成了俊美的男人。

    林兰看着四周欲哭无泪,尼玛,这都在江上了,跑都没地方跑。

    “你。”林兰指着男人,“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跳,跳下去。”

    炽焰叹气:“既然你夫君很好,你为何在新婚第二天就跑了呢?”

    “你不爱我。”

    “我爱你。”

    “胡说,你爱的是我的前世,不是我。”林兰扭曲着脸,后悔到不行,虽然她生在沿海城市,可她根本不会水啊,平时顶多拿个游泳圈扑腾两下。

    “你都想起来了?”炽焰盯着她。

    “是,但是她是她,我是我,我俩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你先过来,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说,行吗?”炽焰缓和了语气。

    “不,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林兰恳求道。

    “既然你都想起来了。”炽焰突然出现在她身旁,“那我就不隐瞒了。”

    林兰昏迷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尼玛,忘记这阴险蛇会瞬移了。

    作者有话说:上一章,是逗你们的,嘻嘻嘻。接下来,我们可以试试,囚禁,道具,野战,想想就好刺激哎。

    还有就是,做为一个话痨,真的很希望有人跟我聊天,其实我聊天的时候灵感来的快(大雾)

    第十九章

    “大哥,你想怎么样嘛。”林兰的四肢都被戴上了镣铐,镣铐的另一端固定在墙上,而她的身上的衣服一件不剩。

    “想肏你。”

    “放过我行不行?”

    炽焰摇摇头,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只想要你。”

    QAQ妈妈救命。

    林兰尽量不去刺激炽焰的情绪,这货已经黑化了,回头小命难保,“我就是吃醋,想让你紧张一下。”

    “是吗?”炽焰凑上去吻她的唇。

    “可是我不信。”犹如情人的呢喃细语,却说着最可怕的话,“我要把你囚禁在这里,一直陪着我,永远。”

    “你把我当成什么?”爱人?禁脔?还是仇人。

    “这是背叛我的代价。”炽焰解开衣带,露出健硕的胸膛,上面有一道很明显的伤疤,在心脏的位置。

    “这是什么?”林兰颤抖着声音问。

    “这是你给我的。”炽焰舔着林兰的动脉,冰凉的舌头,引起她一阵颤栗。

    “什么时候?”

    “我们成婚那天。”

    林兰瞪大眼睛,“骗人,你根本就没来,我等了你好久好久。”

    “我去了,我为我们的婚礼准备了许久,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亲自操办的,但是那一天,你给了我一刀。”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你在我身边就好。”炽焰狠狠咬了下去。

    “啊~”因为疼痛,林兰伸长了脖子。

    炽焰满意的松口,漂亮的眸子闪烁着妖冶的光芒。

    “今天先放过你。”炽焰转身离开密室。

    林兰松了一口气,黑化之后的炽焰好恐怖啊,感觉像精分,一天一个样。

    至于他说的事情,按照的套路,肯定有误会,如果把误会解开,会怎么样呢?

    解开还是不解开?

    感觉都有危险呐,万一解开之后他黑化更严重怎么办?

    林兰思忖半晌,还是决定告诉他,结果再坏也不会比现在坏了吧。

    林兰等了许久,也不见人来,心一横,大喊道:“炽焰,我饿了——”

    “我饿了,饿死了……”

    “负心汉,你娶我就是要把我饿死么……”

    炽焰带着食盒出现在门口,林兰闭上嘴巴。

    “我那个,有话跟你说。”

    “说吧。”炽焰打开食盒,拿出饭菜。

    “我俩有误会,我当初等了你许久,但是你都没有来,然后我等了你一辈子。”林兰一边说,一边观察炽焰的表情。

    “所以呢?”炽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所以,咱俩把误会解开了,放了我行不行?”林兰谄媚的笑着。

    “不行。”

    “为什么?”

    “因为你会跑。”

    “我不跑了行不行?”林兰咬牙,这家伙好难缠。

    “不行。”

    “那我怎么吃饭?”

    “这镣铐可以拉出来。”

    林兰挫败的把镣铐拉出来,后面的铁链叮叮当当响着。

    炽焰的手艺很好,林兰把饭菜吃的很干净。

    “好好休息吧。”炽焰带着食盒走了出去。

    第二十章

    敢不敢留床被子啊混蛋!

    林兰只能蜷缩起来取暖,虽说此时是夏天,可到底不能跟现代的夏天相比,而且她没有衣服穿啊!!!(乂`д?)

    炽焰站在密室外看着里面的人儿,有些心虚,如果当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