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7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尾巴再一次动了起来,速度比上次快了不少,流出来透明蜜汁变成了白色的沫沫。

    “啊~”林兰口中溢出娇吟。

    察觉到自己竟然被一条蛇搞出反应,林兰立刻咬紧唇瓣,虽然她是幻想过跟炽焰酱酱酿酿,可那也就是想想而已啊。

    炽焰伸出信子舔弄着两团上下跳动的白兔,林兰的双乳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刚好一只手能够握住,也亏得蛇信子有分叉,两点茱萸变舔弄的越发俏立。

    酥麻的感觉氧到了骨子里,下体空虚的想要寻找东西来填补,流出来的蜜汁越来越多,蛇尾摩擦的速度却依旧不紧不慢。

    “进来,求求你……”林兰带着哭腔说道。

    一硬物抵在湿润的穴口,似是想要借着蜜汁慢慢进去那狭小的通道,林兰却等不及,小手握住那粗壮的物什,狠狠插了进去。

    “啊——”林兰惨叫出声。

    炽焰无奈的看着她,他的阴茎比普通人类粗长许多,似她这般鲁莽,只怕会伤到。

    撕裂的疼痛拉扯回林兰的理智,她竟然跟一条蛇交配,而且,还是她主动的,天呐!

    炽焰低下头,小心翼翼地亲吻着林兰的唇。

    林兰被吓了一跳,任由它的信子舔舐着自己的唇,然后是舌头,最后是牙床和口腔。

    它嘴里没有什么气味,很干净,很清新,她试着回应它。

    有句话说得好,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那就躺下享受,至少让自己好过一点。

    林兰伸手抱住它冰冷的躯体,她有些庆幸现在是夏天,不然非要冷死不可。

    作者有话说:人家最近很勤奋的说,你们真的不考虑一下给我留言吗?

    补十三章

    巨大的肉棒开始缓慢的往里送。

    林兰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肉棒里的经脉正在跳动,在她的身体里。

    硕大的阴茎不紧不慢的全部进入小穴,推挤着层层叠叠的嫩肉,长驱直入,只抵子宫口。

    “嗯~好胀啊,出去~”

    林兰推了推炽焰的身体。

    炽焰听话的将阴茎缓缓往外抽,层层叠叠的嫩肉推挤着肉棒,似是挽留,又似是推拒。

    肉棒退出后,林兰又感到一阵空虚,不待她开口,炽焰一个冲刺,肉棒又冲到了最里头,比之前更甚。

    炽焰就这么按着林兰深深浅浅的抽插起来,肉棒抽出后带出的一片水声,身下的女孩抱着他呻吟着,抽泣着,组成了动听的交响乐。

    炽焰伸出信子舔去林兰眼角的泪水,加快了抽动速度。

    “呜~”

    身体已经敏感到不行了,每一次抽插都带动着身体,仿佛过电一般,没有一点点喘息的机会,快感一次比一次强烈。

    她只能攀附着它,跟着它的节奏,任由它带着自己登上快乐的巅峰。

    “不行了……啊~啊~”

    林兰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高潮,她无意识的紧绷着身体,绞着那根肉棒高潮了。

    炽焰被这么一绞,顿时一泻千里,喷射出大量的精液。

    “呼~呼~”林兰筋疲力竭的喘息着。

    炽焰将软掉的阴茎拔出,大量精液顺着穴口流出,他顺势将另一根贯穿到底。

    酸胀的感觉再次袭来,高潮后本就敏感的身体越发敏感,自动分泌出大量蜜汁,明明不想要,身体却敏感的一塌糊涂,林兰只觉得自己大概要死在这条蛇的身下了。

    夜还深,漫长得很。

    林兰姑娘,自求多福吧。

    最后的最后,以林兰被做晕过去为收场。

    作者有话说:昨天晚上码字到很晚,复制粘贴错了,但是付费章好像不能修改,我就放这里了

    第十四章

    炽焰替林兰收拾干净,复杂的看着她,不知道该拿这家伙怎么办。

    林兰醒过来已经是中午,身子清爽干净,没有一丝异样,她咬咬唇,难道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不是梦,难道还是真的么,哪有那么大的蛇啊,又不是成精了,林兰失笑,觉得自己真是幼稚。

    她揉了揉眼睛,起身洗漱。

    今天要把药材拿出来晒太阳,等到晒干了,就拿到镇上的药铺去卖。

    这一天,林兰都魂不守舍的,虽然手头做着事情,但是明显心不在焉。

    炽焰充当着手镯的职责,牢牢盘在林兰的手腕上。

    “也许我该找个男人嫁了吧。”林兰喃喃自语。

    炽焰的心脏狠狠跳了一下,不愧是女人,昨晚还在缠绵,今天就想着嫁人了。

    其实他也很纠结到底该拿林兰怎么办,记忆解除封印的那一刻,对她的所有感情都回来了,明明是百年前发生的事情,却犹如昨日,历历在目。,

    按照他睚眦必报的性子,他应该杀了她,或者把她吃掉,可是,可是他舍不得啊。

    对,他就是这么没出息,哪怕心脏被捅了一刀,哪怕那一刀差点要了他的命,他还是舍不得。

    于是当晚,炽焰离开了。

    林兰很失落,虽然只养了两天,可是她真的特别特别喜欢它,带着一种莫名的爱意,就连她都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就像当初纹身一样,哪怕很多人都反对,她还是纹了,摸摸锁骨的位置,从厨房拿出一坛子酒,其实她不是很喜欢喝酒,味道重,入口也不好喝,喝完还头疼。

    只是,今天格外想喝,小口抿着酒,像只受伤的小兽,呜呜低泣。

    至始至终,她一直都是一个人。

    泪水模糊了视线,酒劲也有些上头,面前居然出现了一个人。

    林兰抹去眼泪,终于看清了眼前人,一身红衣,墨发飞扬,眉眼艳丽。

    林兰朝着那人走去,明明不过几步的距离,楞是走的歪七扭八,跌跌撞撞。

    她扑进那人怀里,眸子亮闪闪的,“你终于来了,我一直在等你啊。”

    炽焰看着怀里喝的醉醺醺的小女人,他不过是离开了一会,怎么就喝成这样。

    林兰也不管他,自顾自的说着,“我一直在等你来跟我提亲啊,等了好久好久,我一直等啊等啊,可是你一直没有来。”

    说着她又哭了起来,“你为什么不来,为什么?”

    哭的狠了,鼻涕都流了出来,林兰一股脑的把眼泪鼻涕都擦在炽焰身上。

    炽焰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我忍!

    “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啊,爹爹把我关起来,他说我疯了。”

    炽焰轻轻拍着她的背,心中酸涩。

    他这次回来,本想带林兰回山谷,把她囚禁起来,管她心里爱的谁,只要留在他身边就好了。

    可是,他吻去林兰脸上的泪痕,你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