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3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林兰戳了戳那两个小丁丁,“真可爱!”

    炽焰的脸更红了,气的。

    “洗干净啦(><)。”林兰用干布把炽焰身上的水珠擦干,放到一旁的小窝里。

    “乖乖待着哈,到我洗了>3<”林兰往浴桶里加了几瓢热水,褪下衣物,坐进浴桶里。

    “啊!舒服!”那种感觉就像是回到了母亲的肚子里,放松安全舒适。

    林兰闭起眼睛,享受着难得的时刻。

    在这里,洗澡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不仅要打水,还费柴火,费时间,几天洗一次已经算很好的了,她平时也只能烧点热水擦擦身子。

    炽焰悄悄溜进浴桶里。

    水温有些烫,本来对于他来说,无论什么水温都一样,奈何他现在没有功力,所以,烫啊!!!(  ﹏  )

    他缠住林兰的大腿,顺着往上爬。

    林兰吓了一跳,突然有个冰凉的物体顺着她的大腿爬,待看清之后笑了出来,“笨蛋,这水烫啊。”

    她把炽焰捞出来,捧在手心里,大眼对小眼,“你莫不是想报复我?”

    炽焰镇定的跟林兰对视。

    尾巴却撒欢似的缠着林兰的手。

    炽焰:我可能有条假尾巴(°ー°〃)

    “对不起哈,不知道你是个男孩子。”林兰认真的道歉,心里却有些嘚瑟,自己眼光真好,捡到一条有灵性的蛇。

    炽焰傲娇的扭过头。

    林兰努力绷紧脸,让自己不笑出声,整个五官扭曲到一块儿了。

    炽焰:妈哒,我要剁尾巴(乂`д′)

    #论我的尾巴如何出卖我#

    “咳咳——”林兰清咳一声,拿起一旁的布,将炽焰身上的水珠擦干,动作轻柔的放到篮子里,“乖一点哈。”

    炽焰把头扭到一旁,恶劣的女人,不过,他不讨厌她。

    尾巴重重拍在软布上,他在想什么?!

    炽焰将身体盘成圈,把头埋了进去。

    林兰注意到赤焰的举动,有些担忧的唤道:“炽焰。”

    “焰焰?”

    “小焰焰?”

    炽焰没有反应,一动不动的趴着。

    “你可别吓我啊。”林兰蹭的一下从浴桶里站起来。

    许是动静太大,炽焰抬头看了她一下,又埋了回去。

    看到炽焰没事,林兰松了口气,又坐回浴桶里,“你生气啦?”

    “好嘛,我错了,别生了好不好?”声音软软的,像是麦芽糖,有些黏糊,却又甜甜的,让人舍不得放下。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是男孩子啊,而且无论你是男是女,你都是我的炽焰啊。”我的孩子。她悄悄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未来的某一天,变回人形的炽焰,将某女压在床上,咬着她的耳朵问道:“乱伦的感觉怎么样?我的母亲。”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炽焰抬起头,看着正在努力哄他的某女,心情蓦然一好,原来被一个人在意的感觉这么好。

    “你不生气啦~(≧▽≦)/~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啊。”林兰诚恳的望着炽焰。

    四目相对,双方的瞳孔中映着对方的模样。

    林兰率先收回目光,自己这是怎么了,心跳居然加速了,难道是因为太久没有跟男人接触,所以……不行不行,人兽口味也太重了吧,而且炽焰还那么小。

    炽焰:我哪里小了,我很大T_T

    第六章

    1

    林兰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院子里自制的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悠着。

    此时已近傍晚,晚霞被染成了红色,远处炊烟袅袅,倒有几分岁月静好的味道。

    “炽焰啊,你想家么?”林兰的声音很轻,风一吹就散了。

    炽焰却是听到了,它晃晃脑袋。家?他没有家,也没有亲人,就算有,千年的光阴,谁知道它们是死是活。

    “我想家了呢,想我的父母,想我的朋友。”

    时间是残酷的,五年的时间,她早已忘记了家人朋友的样子,只不过是心不甘,意难平。

    有时候也会想要放弃,找个人嫁了,了此残生。

    可到最后还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就这么一直拖着。

    林兰想逗逗炽焰,却发现这没心没肺的小家伙已经睡着了。

    无奈又宠溺的笑笑,将炽焰放回它的小窝后,便也上床睡觉。

    黑暗中,黝黑的眸子睁开来,随后传来一阵摩擦声,后又消失不见了。

    林兰发现自己被鬼压床了,明明头脑很清醒,却怎么也动不了。

    她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手指,想让自己醒过来,可是无论她如何用力,就是使不上劲儿。

    “小兰儿,你是跑不掉的。”猥琐又恶心的语调,让林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声音,这声音……

    不,不可能,他已经死掉了,她亲眼看着他咽气,亲眼看着他下葬,对对,这是梦魇,是梦魇,醒过来就好了,快点醒过来。

    林兰努力让自己忽略那份惊恐,将注意力转移到手指上。

    “小兰儿,下手可真狠啊,一夜夫妻百日恩,你怎么下得去手呢?”一个身形佝偻老人缓缓出现在林兰的面前。

    林兰恨恨的瞪着他,这个变态,只怪当初自己太害怕了,把药量加重了不少,不然一定要狠狠折磨他。

    “看看这小眼神,真是让我心痒痒啊。”

    “滚开!”林兰吼出声来,声音却有些颤抖。

    这个变态,这个变态,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他……

    “我还真是喜欢你这幅样子啊,可比当初那副死鱼样好多了……”老人色咪咪的盯着林兰的身体。

    这是假的,这是假的,不要怕不要怕。林兰一遍遍告诉自己,却依旧无法忽略心中的恐惧。

    “呵呵,我可不是假的呦,小兰儿当初那么狠心将我毒死,索性上天待我不薄,我变成了厉鬼,回来找你了。”老头似乎看透了林兰的心思,慢悠悠的解释道。

    林兰咬紧牙关,似要把银牙咬碎。

    “你这幅样子,真是让我心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