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草鬼婆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第二天,魏求喜交代了魏宁一些路上小心的话,给了他路费,便送魏宁上了回家的班车,魏求喜和方老汉告别后便也匆匆启程,看见方老汉双目通红,显然一夜未睡,还在思考着魏求喜昨晚的提议。

    魏求喜叹了一口气,匆匆上路。

    从官庄到沅陵一路都是九曲十八弯,魏宁第一次独自坐车,不免心中有些忐忑,车开的不快,到了中午班车施施然进站,魏宁的家在郊区,大约要转两站公车,魏宁以前来过县城几次,知道在哪里乘车,上了公车后,魏宁由于连续几天精神都高度紧张,结果凉风一吹,午后暖暖的阳光照进来,魏宁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小朋友,到站了,还不起来。”售票员把魏宁叫起来。魏宁起身往四面一望,完蛋了,这里自己从来没有来过,心里开始紧张,问道:“这是哪里?”

    售票员的大妈仔细打量了魏宁一番,知道他肯定是因为睡着了所以错过了站,道:“这里是张家湾了,已经是终点站了,你要去哪里啊?”

    “完了,坐过站了,”魏宁心想,忙问道,“我要到陆家坡下的,怎么…”

    “陆家坡已经过了好几站了,你怎么就睡着了呢?”售票员大妈道:“我们这是收班车,不往会走的,你要去陆家湾的话,得自己走三站,去十字坡子前面达15路车,你家住哪儿的?要不要打电话给你妈妈要她来接你?”

    “不用,我自己能行,我要去袁家坳,请问到哪里搭车比较好?”

    “哦,袁家坳啊,这还巧了,你往那走,翻过去就是了,不用去十字坡了。”

    “真的?这么巧?”魏宁没有想到自己误打误撞还省了好几块车费,连忙道了声谢,沿着售票员大路走了去。

    魏宁走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司机有些开口了道:“刘姐,你怎么指那条路给那小孩子走啊。”

    “他去袁家坳,那条路不是最近么,翻过去就是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也知道,那条路黑,一般人都不往那走的…”

    “嘿,小张,看你年纪不大,还挺迷信的哦,大白天的,怕啥,放心,我看那小朋友机灵着呢,没事。”

    小张叹了口气,若有所思地看着魏宁离开的地方。

    “,早知道就坐车了,多几块钱也好,这都是什么路。”魏宁一边走一边抱怨,也难怪,这路似乎很久没有人走了,已经有些看不出道了,布满了荆棘,魏宁随手挥着一根长棍,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进,午后太阳很大,魏宁身上又忘了带水,喉咙里面开始冒烟,只想尽快走回去,抱着屋前面那口凉井喝个痛快。

    魏宁看见前面有个凉棚,可能是政府修来给赶路人休息的,魏宁加快脚步,想进去休息一下,凉棚里面有三个人,一名中年人背着包袱,看来也是赶路人,手中拿着一个茶杯喝得正爽,一名妇女搭着小板凳坐着,前面放了好几个茶杯用玻璃罩着,身边放着一个大茶壶,旁边还架着一个小火炉,上面煮着几个茶叶蛋,看来是做生意的,还有一个睡在地上的老人家,衣衫褴褛,手中一根竹竿不停地点着地面,眯着两只眼睛养神。

    在湘西,以前这种卖茶的小摊是随处可见的,但是近几年来随着矿泉水的普及,这种卖茶小摊便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遇到,魏宁心里顿时有种久旱逢甘露的感觉,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可是没有等他走到小摊旁,那个乞丐般的老人便伸来竹竿,有意无意地使了魏宁一个跘子,魏宁瞪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计较,对卖茶老板说:“给我一杯茶,多少钱。”

    “一块钱,”老板递给魏宁一杯茶,魏宁连忙一口气喝了下去,虽然味道有些怪,但是只要能够解渴就行。魏宁又叫了一个茶叶蛋,准备在路上边走边吃。

    “就走了?”那个老年乞丐忽然道,“现在的小孩子,看见老人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扶一把,真没有同情心。”

    魏宁脸色一红,暗暗叫了声惭愧,走到乞丐身边,伸手就要把他扶起来,没想到这乞丐看起来满轻的,可是却奇重无比,魏宁连使了几下劲才勉强将他拉了起来。

    将乞丐拉到凉亭中坐好后,魏宁想了想,又把身上的那个茶叶蛋递给了老人家道:“爷爷,这个留给你吃吧,我还不饿,再说也快到家了。”

    老乞丐顿时眉开眼笑,道:“嘿嘿,不错不错,小伙子不错,还知道尊老爱幼,有出息有出息,不过这个茶叶蛋,我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还不想死,草鬼婆的东西,我胆子小,不敢吃。”

    此时,那个中年人,买水的老板和魏宁三人同时脸色大变,魏宁大叫道:“爷爷,爷爷你说什么,她,她…是草鬼婆?”

    那中年人更是夸张,连忙将手伸进喉咙里面扣挖,不一会,吐出一大堆水草一般的东西,上面一个蚕豆大小的绿色小虫,在草堆中不停地扭动。

    魏宁连忙有样学样,也学着那人往喉间扣挖,不一会也吐出一大堆水草和那个绿色的小虫。

    那妇女狠狠地瞪了乞丐一眼,恶声道:“王驼子,我和你前世无怨今日无仇,你为何坏我好事!”

    王驼子懒洋洋地道:“你和谁有仇要害谁和我无关,但是这个小朋友我喜欢,我收他做弟子了,你害不的。”

    妇女跺了跺脚,恨声道:“好你个黄皮老不死的东西,你坏老娘的好事,老娘与你没完,走着瞧。”说完也顾不上自己的摊子,径直走了。

    王驼子懒洋洋地捉着自己身上的虱子,对那草虫婆丢下的狠话熟视无睹。

    此时那中年人走上前去,深深地做了一揖道:“小生进京赶考途中路过此地,没想到差点葬身在此,多谢老人家和小兄弟施以援手,才的保小生周全,小生这厢有理了。”

    晕,进京赶考!这是什么年代了,魏宁看了看这中年人,模样也算周正,但是脑子就……莫非刚才一下吓傻了?

    “敢问小兄弟高姓大名,为兄回家定为小兄弟立上长生排位,日日香烛相供,以报小兄弟今日之恩典。”

    “我叫……”魏宁还没有说完,王驼子的竹竿狠命地打在了他脸上,把他下面半句话给打进肚子里了。

    “干吗!”虽然刚才王驼子救了他一命,但是这一下子,也让魏宁有些恼怒。

    王驼子翻着那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怪声怪气地道:“你这叫尸鬼,我刚才说的话你没有听见么?我都说了这是我徒弟了,你干嘛还敢打他注意,是没有死透还是怎么,想在进去蹲个五百年还是怎么?”

    魏宁浑身一激灵,暗道:难道这个中年人也是…

    中年人虽然被识破了身份,但是仍然风度翩翩,含笑道:“既然如此,那小生告辞了,老先生得此高徒,真是可喜可贺,小生来的匆忙,未备齐大礼,来日定然补上,小兄弟,愚兄就此告辞。”说完一拱手,拂袖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