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脸皮甚薄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林姐,人界那么热闹,你打算在人界游玩多久啊?”

    林烟雨正在院子里浇花,听到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无奈地回道:“说了想玩多久就玩多久,真不用换着花样问了。”

    问她这话的自然是风纤尘,小半妖刚才和她随便聊了几句,不知道是怎么发现叫她“林姐”时,她的态度就会变好,于是一口一个“林姐”叫得热情,时不时用不同的表达方式问她在人界住多久。

    林烟雨感觉蠢妹妹在探自己口风,可她确实没什么好回答的,毕竟书里的原主给覃长昕上了堂感情课就领便当退场,死得过于早,更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悠闲地待在人界,她并没有可供参考的停留时间。

    风纤尘小心翼翼地“哦”了一声,提着水跟在她身后,又问:“那,等覃家的家祭结束,你会和长昕姐一起回窥玄书院吗?”

    窥玄书院是覃长昕和风纤尘所在的学府,林烟雨算算日子,小姑娘已经到了该接除妖任务的年纪,最迟下个月就能外出执行第一个任务,于是点头:“嗯,本少主答应要护着她,那自然是她到哪,本少主就到哪。”

    说完,花也浇好了,林烟雨随手把木水壶朝堆放浇花器具的地方一扔,边往门内倒退,边看着木水壶在灵气的控制下轻盈落地,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也没碰倒任何旁边的器具。

    这是她上辈子做除妖师时,最引以为傲的引灵术,只要所在环境内存在灵气,她就能引动灵气进行御物。

    换了个躯壳,倒是还能使用上辈子所学的法术,林烟雨感到很欣慰。更何况,能用引灵术,就意味着她能在今晚的比试中好好坑那杨横玉一把。

    她一欣慰,就自顾自去二楼陪覃长昕了,留下风纤尘傻站在院中,盯着那只木水壶,心情复杂。

    林烟雨重新“习得”了引灵术,迫不及待想找覃长昕聊一聊晚上的战术。

    谁知小姑娘并不在静室,她站在空无一人只铺着软被的静室里沉默两秒,扭头朝卧室走去。

    她是猫,又习惯了潜行,没控制脚步的时候,走路声音几乎听不见。等她闪身走进卧室时,正好与未着上衣的覃长昕对上目光。

    四目相对,林烟雨第一反应是“小姑娘卧室里怎么连个屏风都没有”,接着脚步一转就想走,但还没等她退出去,就被覃长昕一把拉住衣袖。

    林烟雨:?

    “烟雨你来得正好。”覃长昕低下头,把手里一块干净的湿手绢递给她,双颊泛起红晕,“能帮我擦一擦后背吗?”

    林烟雨:???

    这是她着实没想过的展开,但看小姑娘的裹布和纱布都在,该遮的都遮上了,即便脸红,应该也不会多想,她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应了声就将手绢接过来。

    林烟雨擦拭得很仔细,她从前受伤时想要洗澡,也是用这种方式擦身,不过没人会帮她,她独自擦洗时,总会想着能有个帮自己的人就好了,如今见了和自己一样陷入苦恼的人,就忍不住想好好地帮对方。

    覃长昕却有些不自在,冰冰凉凉的湿手绢滑过她的肌肤,力道正好,让她心底还没压下去的那份喜悦又蠢蠢欲动。

    她甚至有些紧张地做了个深呼吸,刚呼完气,就听林烟雨问:“是擦得不舒服吗?”

    微热的吐息轻轻拂在后颈,覃长昕不自地打了个激灵,忙否认:“没有的事!只不过是在想夜里那场比试,我该以什么法子应对,才不至于又像刚才那样遭到暗算。”

    “这好办,本少主帮你盯着她,你放开手去输出就是。”林烟雨道,“不过你可别再突然把本少主变回原形了,本少主不怕她的毒,你就不一样了。”

    “嗯,我既然把你当成并肩作战的同伴,自然不会再用对待妖侍卫的方式约束你。”覃长昕笑着点了点头。

    二人都是不善言谈的性子,就比试之事稍微聊了几句,很快便陷入沉默。

    不多时,还是林烟雨先打破沉寂:“你背上的鞭伤,是杨横玉干的?”

    林烟雨想起还在妖界寝殿时,小姑娘连说的梦话都是“姐姐别打”,如今给小姑娘擦洗后背,又看到那些并不明显,但也没完全隐去的道道鞭伤,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是。”覃长昕答得干脆,“不过都是些皮外伤,从未伤筋动骨,不碍事。”

    “哪能一句‘不碍事’就算了!”林烟雨也不知自己哪来的火气,再看向那些鞭伤时,恨不能马上手撕了杨横玉,“先前她敢鞭打你,现在又想毒杀你,换成本少主,今晚一定要打到她求饶为止!”

    覃长昕没说话,林烟雨就当她默认了这种发泄手段,于是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今晚你好好揍她,要是发现下不了手,就告诉本少主,本少主替你揍她!”

    她故意大发豪言壮语,只等着小姑娘同意,这样她到时候使用引灵术也能没顾虑一点,谁知覃长昕却诧异问:“为何你会觉得我下不了手?”

    林烟雨愣了一秒,回过神后用力嗯了一声:“是本少主记性不好,忘了你可以!”

    她听见覃长昕笑出了声,却没有等到下文,也就不知道小姑娘究竟在笑自己记性不好,还是纯粹因为自信而笑。

    以林烟雨的速度,擦身用不了多久,擦完后背,她就老老实实把手绢还给覃长昕,起身道:“那本少主去静室等你?”

    “不必,你我都是女子,没什么好避讳的。”覃长昕摇头,脸上却又泛起红。

    林烟雨眨了眨眼,这可真是出乎她的意料。

    见小姑娘又红了脸,她忍不住伸手碰了碰,故作好奇问:“既然说‘没什么好避讳’,你怎么又脸红了?”

    “这与避讳毫无关系!不过是我脸皮薄些……”覃长昕抬手挡住脸,边解释,边有些幽怨地看她。

    林烟雨不知怎的,被这眼神勾起了兴趣,莫名就想趁机欺负小姑娘,指尖从覃长昕脸颊划到下巴上,微笑着问:“是么,有多薄?”

    下一秒,她就见小姑娘脸上的绯红爬上了耳朵。

    ※※※※※※※※※※※※※※※※※※※※

    林烟雨:呵,小傲娇~

    感谢在20210228 18:00:01~20210307 18:00: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10个;ˊ芣偠ィ亭? 2个;五六原本是一瓶修行千、汾阳、銀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z 50瓶;汾阳 30瓶;漠宇紫 21瓶;爱死百合了 19瓶;瑞城 10瓶;eletype、页彦城、一米三 6瓶;蜜桃咕叽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