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迷之喜悦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风纤尘独自留在楼下等待期间,家仆们也把菜肴和糕点一样样送了上来。

    “都退下吧,忙各自的事情去,我不需要伺候。”她笑着赶走了想要留下来布菜的家仆,关上穿云楼大门,坐下来面对一桌好菜,望向楼梯,叹了口气,凝了个灵气罩维持菜肴温度,又腾出一个空盘,挑了几样点心摆好,用随身携带的银针验毒之后端着走上楼梯。

    她实在是放心不下,还是去看看才好。

    谁知刚走到房门外,她就听林烟雨凶巴巴地发誓,什么“一辈子就一辈子”,什么“你还怕叛主”,正要跨进门内的脚被吓得收了回来。

    姐姐到底是在向长昕姐表明忠心,还是诉说感情?

    风纤尘觉得自己好像不小心听到了不该听的话,犹豫着要不然还是下去等算了,可八卦的小心思又像猫儿的爪子,不停地在她心里挠啊挠,她端着糕点在门口小步踱了几圈,最终决定靠到了门旁。

    然后就听覃长昕宣布,林烟雨无需唤她主人,她要和林烟雨做同生共死的同伴。

    风纤尘一愣,忍不住吃了口绿豆糕压压惊。

    她印象里,上一位敢对妖侍卫说这种话的除妖师,是她亲娘风扶宁,而风扶宁的妖侍卫……正是林烟雨的生母,玄倾。

    一想起两位母亲生离死别的结局,风纤尘打了个激灵,立刻放下半块绿豆糕,拔腿冲入静室。

    “怎么处理了这么久?”她把盘子递到二人面前,急切地问覃长昕,“长昕姐,你要不要跟我回家解毒去?我舅舅经常和毒打交道的!”

    “不必。”覃长昕忙摇头,“亥时便要比试,杨横玉必定是有备而来,我也得快些准备才是。”

    得知杨横玉对自己下毒后,友人面前,覃长昕便不再以“横玉姐姐”敬称她。

    风纤尘张了张口,劝说的话还没想好,只听林烟雨道:“本少主觉得你该和风纤尘回去,你这穿云楼闲置太久,连个静室都落灰了,哪有什么能辅助你比试的道具?”

    “就是就是!”风纤尘赶紧顺着话拼命点头,“长昕姐,实不相瞒,我甚至怕那个女人在你的食物里下毒呢!”

    林烟雨其实也想说这话,闻言抿了抿唇,注意到覃长昕眸光黯淡下去,不禁有些心疼她。

    虽然小姑娘在原文里就是不得宠爱的二小姐,日常被恶毒姐姐打压欺负,整篇文看下来她已经麻木了,可当她真真切切坐在小姑娘身边时,还是会为她感到难受。

    想到这,她正好也缠完了纱布,顺手打了个漂亮的结,一矮身,变成小黑猫跳到覃长昕身旁,蹭她的手,抬眼与她对视。

    覃长昕勾了勾唇角,整理了一下衣物,把黑猫抱进怀里,毫不客气地挼了几下。

    而后问风纤尘:“那你还敢吃这糕点?”

    风纤尘一呆,手中食盘被接了过去。

    覃长昕挑了自己最喜欢的红豆酥,斯斯文文咬了一小口,慢慢咀嚼,看起来更像是在品尝。

    “我到底是覃家的二小姐,又是紫昙阶除妖师,杨横玉若真毒杀了我,往后覃家又有何颜面做竹州城的四大世家之一?”吃完,覃长昕不紧不慢道,“父亲纵使对她再是溺爱,也有个底线;纵使对我并不上心,也要将我送入窥玄书院,好生培养。我避她已久,从小到大都顾及她的情绪,她既然一年比一年更得寸进尺,我便要杀一杀她的威风!”

    她的声音依然清冷寡淡,但在林烟雨听来,却是奶凶奶凶的。

    林烟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到“奶凶”这个形容词,或许是小姑娘未成年也未长开?不过她很快就联想到原文里那个黑化后弑姐上位的覃长昕,倒觉得这通发言还挺符合小姑娘的性子。

    于是她抬起两只前爪,非常积极地为小姑娘鼓起掌,夸道:“真能干!不愧是本少主看上的除妖师!”

    覃长昕不好意思地捏住她的爪爪,抱着猫起身道:“先下去用饭罢,我已说过要请你们吃午饭。”

    二人一猫回到餐桌前,风纤尘撤去“灵气保温罩”,帮着覃长昕一起揭开扣在菜盘上的碗。

    “哎呀~是我最喜欢的芦笋虾仁!”

    “是小葱拌豆腐!这么嫩的豆腐我可好久没吃了!”

    林烟雨蹲在桌上,听着风纤尘快乐地大呼小叫,也忍不住快乐地晃了晃尾巴。

    她化出人形吃菜时,见风纤尘顾着腮帮子问覃长昕年后新招的那批“小赤昙”怎么安排住处,顺口问了句:“小赤昙?”

    “这是我们对新入门的赤昙阶除妖师的昵称。”覃长昕解释道,“因着赤昙阶除妖师年纪大都在十岁以下,故称‘小赤昙’。”

    “新入门是‘赤昙阶’,你是‘紫昙阶’,你们除妖师是用颜色区分境界?”熟悉原文设定的林烟雨明知故问。

    “姐姐你有所不知,咱们除妖师呢,分为四个境界。”风纤尘认认真真地跟她科普起来,“从低到高,分别是赤、青、紫、银四阶,因着前人以昙花为除妖师的象征,这四阶就被称为赤昙阶、青昙阶、紫昙阶和银昙阶。我们的娘亲风扶宁当年是银昙阶的除妖师,也就是人界最强的除妖师!”

    林烟雨刚把一只鱼丸塞进嘴里,闻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认真听。

    “其实不管是除妖师世家的后人,还是能够吸引天地灵气进行修炼的平民百姓,只要能考入除妖师的学府,就可以被授予‘赤昙阶’的信物,穿上赤色昙花纹样的除妖师服。”覃长昕给她盛了碗汤,“不过修炼之事,还是要越早开始越好,因而各地培养除妖师的学府大都只招十岁以下的孩童。”

    “那青昙阶和紫昙阶又是什么水平?”林烟雨咽下鱼丸,再度明知故问。

    “在除妖师的学府修习满五年即可升为‘青昙阶’,期间课业非常优异者可升为‘紫昙阶’,地位等同于授课长老,出师后就能拿着师父的亲笔信,前往各地的除妖师势力上任了。”风纤尘抢答,“当然,紫昙阶除妖师想要在学府内留任也是可以的,像庄师姐和长昕姐就是这种选择留任的除妖师。”

    林烟雨故作恍然大悟般惊叹一声,转向覃长昕,由衷夸赞:“没想到小美人你这么厉害!是本少主小瞧你了。”

    覃长昕淡淡一笑,这次倒是没有纠正她的称呼。

    饭后,覃长昕独自回到楼上,给自己的卧室也下了锁,打扫一番后,打开衣柜,准备换件里衣。

    她的除妖师服材质特殊,倒是没被风刃割破,不过里衣破了也被血染了,先前她一路奔波,还被掳到妖界吓了一夜,现在血和汗水混在一起,黏糊糊地贴着皮肤,总归不太舒服。

    脱尽衣服后,覃长昕低头看向缠在腹部的纱布,不知想到了什么,轻轻碰了碰那个漂亮的结,不自地扬起唇角。

    明明受伤和中毒都不该是令人高兴的事,为何她却这般喜悦?

    ※※※※※※※※※※※※※※※※※※※※

    长昕姑娘自我攻略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