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解毒之法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被二人无视的杨横玉重重一哼,嫌弃地瞥了眼刚去完灰尘的椅子,仍抱着琵琶站在原处,没有走近,微微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对覃长昕道:“竟敢带妖族回家,小昕儿,你当真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了。”

    她又看向林烟雨,轻笑着问:“这位妖族的衣品不凡,瞧着像是人族的大户世家小姐一般,莫非你是去了妖界,将她从哪位妖王洞府里拐出来的?”

    林烟雨啧了一声。这话可不好回答,小姑娘要是应了,恐怕会被冠上“勾结妖界”的罪名,要是否认,杨横玉多半会去找来高阶的除妖师,以“来历不明”的理由将自己驱逐出人界。

    她正琢磨着要怎样为覃长昕解围,只听覃长昕不紧不慢地道:“她是我刚收服不久的妖侍卫,来竹州城之前,穿的乃是我相赠的一件法衣,这身衣服是风纤尘在来的路上特意为她挑的,道是这样更讨喜些。”

    冷不防被点名,被杨横玉吓到的风纤尘秒回神,点头笃定道:“虽然烟雨姐姐是妖侍卫,但她也是个姑娘家,过年当然要穿点鲜艳的衣服才好看嘛!”

    “原来她是你的妖侍卫。”杨横玉眯起桃花眼,“侍卫就要有侍卫的样子,少干涉主人的事。小昕儿,方才姐姐两次想瞧瞧你新学了什么本领,你怎能躲在侍卫后面,还默许她暗算我?”

    她话音刚落,林烟雨就感到周围灵气开始急速流动。

    林烟雨清楚,熟习风行法术的人可以不动手就操控灵气聚风,看样子杨横玉是想借这个由头教训覃长昕,而且她还不能出手阻拦,否则就坐实了“覃长昕默许妖侍卫暗算姐姐”的罪名。

    这杨横玉也真够恶毒,诡计一环扣一环的。

    杨横玉动手太快,指望风纤尘已经行不通了,林烟雨眼见着风刃就要击中覃长昕,一咬牙,飞身挡在她面前,凝出妖气变为防御罩。

    腰上忽被一只手轻轻揽住,林烟雨只觉周身妖气如同扎破的气球一样四散,视线也随之下降,等反应过来时,她已变回了小黑猫,被覃长昕抱在怀里。

    “姐姐若要考校,长昕随时奉陪。”

    覃长昕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仍是淡淡的,不带任何感情,“只是不要在室内,风纤尘是客人,倘若被姐姐误伤,风家怪罪下来,出面赔罪的可是父亲。”

    淡淡的血腥味钻入林烟雨鼻中,让她心中一紧。

    “那好,今晚亥时,盈香街东擂台见。”杨横玉勾起唇角,“家祭在即,姐姐听说爹爹要赠你一件法器,便先替爹爹来考察一番,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她说完,不等覃长昕回应,便自顾自走出穿云楼,随手拨了琵琶弦,穿云楼的大门砰地一声在覃长昕面前关上。

    林烟雨迅速从覃长昕怀里跳出,化为人形扶她坐下,拉住她的手搭脉,正要仔细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你、你做什么?!”覃长昕脸一红,下意识抽回手,怔怔地看着她。

    “当然是给你检查身体啊!”林烟雨没好气道,“那风刃来得快,你又突然束缚住我的妖气,不让我当肉盾,我这不是担心你受伤吗?”

    见覃长昕还有些扭捏,林烟雨不容拒绝地扣住她的脉门,渡入妖气,沉声道:“别动,我都闻到血腥味了!”

    覃长昕莫名感觉她威严了起来,抿了抿唇,不再多问,捂着伤处乖乖任她把脉。

    风纤尘被晾在一旁,仔细回忆完杨横玉凝出风刃的动作,忍不住问:“长昕姐,那个女人特意在找上门之后又和你约了比试,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她有没有可能在风刃里下毒啊?”

    覃长昕一怔,摇头道:“横玉姐姐虽喜欢欺负我,可你也莫要把她看得太坏……”

    “她确实下毒了,风纤尘说得没错。”林烟雨突然截住话,撮指在覃长昕穴道上点了几下,封住她的部分经脉,焦急问,“你的卧室或者静室在哪里?我要立即给你解毒!”

    “怎会?!”覃长昕大惊,但见林烟雨神情严肃,并不像说谎或故意吓唬自己,定了定神,起身道,“我带你去。”

    风纤尘也要跟着一起去,被覃长昕拦住:“风纤尘你留下,送菜的家仆们来了若是看到人都不在,万一再听到什么风声,定会去禀告我娘。我与杨横玉的事,莫要让我娘知道。”

    “行,我明白了,那你们快去解毒!”风纤尘忙坐下,目送二人上了楼。

    林烟雨跟着覃长昕来到一扇上了锁的房门外,镇定地等她开锁。

    她虽从没接触过原文里写到的毒,但截断毒素扩散和逼出毒素的方式大同小异,至少她刚才稍微验证了一下,发现和自己所学的处理知识没有太大出入。

    根据她探查到的毒素作用部位,覃长昕所中的毒,应该是杨横玉引以为傲的“三日寒”。

    这种毒无色无味,倘若藏得好,肉眼难辨,中毒者于半柱香内,脐下三寸遍生寒,一刻钟后寒气将会扩散至全身,是时,中毒者将陷入昏迷,苏醒后也会四肢无力三日。

    林烟雨觉得自己那位半妖妹妹的直觉是真准,杨横玉和覃长昕相约今晚亥时在公共擂台比试,确实是存心要让覃长昕当众难堪,搞不好还能为争夺那件法器铺路。

    跟着覃长昕走入静室,林烟雨看到地上积着灰尘,一把捏住覃长昕要掐去尘咒的双手,叮嘱道:“你不能运功,否则毒素会扩散。”

    说完,她关上门,打了个响指,用自己熟悉的法术凝水将地板擦洗一遍,从储物玉佩里取出一床软被铺好,再把一根缚灵索交给覃长昕,拍着软被道:“躺上去,我先用常规方法逼毒,应该会很疼。你要是受不了,就把缚灵索给我,我会把你捆起来,防止你乱动影响到我。”

    “为何要躺倒逼毒?”覃长昕不解,却还是握着缚灵索照做。

    林烟雨怕她毒发昏迷,赶不上解释,一手仍扣着她右手的脉门,另一只手按在她脐下三寸的位置,双手同时将妖气渡入她体内,边为她疗伤,边逼出毒素。

    林烟雨的妖气属火行,覃长昕只觉两股暖流汇入小腹,停留不多时,又开始四下游走,但大部分还是盘踞在小腹处。而按在脐下三寸的那只手也在慢慢地揉动,揉得她虽舒服,心里却有些不自在。

    即便知道林烟雨触碰自己不过是为了解毒,她的双颊依然染上了绯色。

    偏偏林烟雨恰在此时问:“怎么突然脸红了?”

    ※※※※※※※※※※※※※※※※※※※※

    林烟雨:猫猫困惑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