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素手烹茶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林烟雨等待夸奖时,其实也在防着杨横玉的偷袭。

    不过横玉楼上自从发出那声惨叫后,就什么响动也没了,连句骂声都听不到,这让她倍感困惑,忍不住转过头,正要望向杨横玉倚靠的窗口,头顶忽然搭来一只手。

    “莫看了。”覃长昕摸着猫耳朵,压低声音道,“你一个照面就让她吃了瘪,她现下正自恼,没空理睬我们。”

    她说话时,手中鞭子轻轻抽了抽马妖,催促它加快速度离开此地。

    林烟雨故作扫兴地哦了一声,扒拉着她的衣服钻回她怀里,骄傲地问:“怎么样,本少主是不是很厉害?”

    覃长昕轻笑,空着的手在她脑袋上拍了拍,随后移到她喉咙处。

    “喷火怎么又咳嗽?”她问。

    “不咳嗽也行,就是喉咙痒,不咳不舒服。”林烟雨直接枕在她的手背上,说完忽然嗅到一股焦味,伸爪拨了拨被妖火烧变形的胡须,心情复杂地眯起了眼。

    幸好妖身的胡须影响不到人形的毛发,不然她再这么喷几次火,都要成秃头少女了。

    有惊无险地到了穿云楼前,覃长昕牵着马妖去马槽安置时,风纤尘和夜遥知先后下车。

    “哇,刚才杨横玉的惨叫声真的吓死我了!”风纤尘拍了拍心口,嘴上说着“吓死”,却是迫不及待地问林烟雨,“姐姐……烟雨姐姐,你到底用了什么法术对付她啊?可别把她整死了……”

    “几枚冰针而已,她保证死不了。”林烟雨翘起猫尾巴,故作不屑地回答,“不过你们也别指望本少主会什么光明磊落的手段。”

    风纤尘路上听覃长昕说了她的事,对自己这位妖族姐姐早已有所改观,知道这猫妖嘴巴毒、下手狠厉,但性子却直率又单纯,没什么坏心眼,因而接过话时,笑容也就真诚了许多:“是是是,您是妖界少主,我懂,我懂。”

    林烟雨化出人形,又对夜遥知吩咐:“刚才那声惨叫传来的地方就是‘横玉楼’,要想活命就别靠近。好了,现在本少主允许你自由行动,爱去哪里玩就去哪里,晚上九点……亥时再来见我。”

    “遥知领命。”夜遥知垂眸应下,双手结印,施展传送术离开。

    “姐姐这仆从还挺厉害的,连传送术都会啊!”风纤尘忍不住夸道。

    “这有什么,本少主会的法术可比她多了去了!”林烟雨勾起唇角,神神秘秘一笑,见覃长昕安置好马妖回来,忙走到她身前,仰起脸问,“有宴席吃吗?本少主饿了。”

    原主的修为其实是可以辟谷的,但原主酷爱品尝美食,正好林烟雨也想尝尝古代食物和未来食物的味道有什么差别,干脆趁机蹭顿饭。

    “饭点已过,宴席没有,但菜和点心倒是可以为你们备些。”覃长昕笑道,“风纤尘你也留下来吃个饭再走罢,辛苦你入妖界寻我。”

    “长昕姐你和我客气什么!”风纤尘忙摆手,“我也不过是为了满足好奇心才去的妖界。”

    覃长昕便吩咐闻讯赶来的家仆备菜,等家仆们走后,才领着二人走进穿云楼。

    林烟雨记得原文中覃长昕不在家时,她的住处也有家仆定期打扫,但覃长昕最不喜欢别人踏进自己的住处,所以家仆们的打扫频率并不高。

    因而在进门之前,她就凝起一圈薄薄的妖气,为三人挡住了飘飞的灰尘。

    “多谢。”覃长昕朝她点点头,掐了个去尘咒,灵气引动灰尘飞向楼外院内的花坛里,不一会儿就积了一层。

    风纤尘倒是早就习惯这儿的灰尘,也跟着掐去尘咒,很快将桌椅地面和常用家具清理干净。

    “长昕姐,你这穿云楼可是越来越像旅舍了。”风纤尘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边从储物玉佩里取出茶具,边叹气。

    “比起穿云楼,我倒更愿意待在咱们的祁环居里研究法术。”覃长昕淡淡一笑,拿起一只茶杯放到林烟雨面前,问,“烟雨想喝什么茶?”

    听到这个昵称,正在喝茶的风纤尘突然呛了一口水,咳个不停。

    林烟雨也心中一跳,她清楚覃长昕很少用昵称唤别人,哪怕是跟她同一寝室多年的风纤尘也不例外。

    但她得装作不清楚,并且大大方方接过茶杯,指甲轻敲杯壁,饶有兴趣地问:“主人有什么好茶可以招待我?雨前龙井?铁观音?还是普洱?”

    覃长昕却摇头道:“你说的这些茶或许是妖界特产,恕我从未耳闻。且尝尝人界的名茶。”

    她取出一包折得严实又精致的小纸包,打开之后捏了些细长的茶叶,放到风纤尘递来的茶壶里,又拿出一只白玉瓶,拨开木塞把里面的水倒入茶壶,接着便运功给茶壶加热。

    林烟雨从没见过这种泡茶手法,但看小姑娘娴熟的动作,又不像是闹着玩的,好奇地观察一阵,忍不住问:“那你泡的是什么茶?”

    覃长昕正要回答,忽听琵琶声从门外传来,眸光顿时一沉,拎起茶壶正要躲开,风刃已至面门。

    眼见着她就要被风刃击中,林烟雨直接扔出手中茶杯,任由第一道风刃将茶杯割开,再以妖气托住碎瓷片,接下剩余的风刃,借力抛飞到远处。

    交手只在瞬间,不擅长暗器的风纤尘目睹这一切,吓得脸都白了,握着茶杯的手也颤抖起来,看向正缓步踏进穿云楼、怀中抱着琵琶的玄衣女人。

    “什么人这么扫兴?”林烟雨起身挡在覃长昕面前,双手环抱,目光犀利地与杨横玉对视一秒,唇角一扬,嚣张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本喵的手下败将呀!”

    原文里的杨横玉美虽美,却是个性格扭曲的疯子,而且是主动求疯,因着生母牺牲于人、妖两族的混战中,她自习武起,就以折磨妖族和寻常走兽取乐。

    简而言之,她的喜好就是虐待动物,这也是林烟雨再三吩咐夜遥知远离她的主要原因。

    不过林烟雨不怕她,经过两次交手,她已经判断出这人不是自己的对手,除非杨横玉使出自制的那些奇毒,她才需要谨慎点。

    杨横玉脸色并不好看,但林烟雨扫了她一眼,就知道自己抛出的冰针打在避开要害的穴道上了,伤害不大,侮辱性却极强。

    看样子,这位傲慢的大小姐还从没这般吃过瘪。

    与杨横玉对视一阵,林烟雨开始犹豫要不要继续气她,忽觉衣袖被轻轻扯了扯,回头只见覃长昕正含笑看着自己,慢条斯理问:“茶煮好了,烟雨不趁热尝尝?”

    “好嘞~”林烟雨秒坐,接过她递来的茶杯,稍微吹了吹,抿了一小口。

    入口清香,后味甘甜沁神,果然是好茶!

    ※※※※※※※※※※※※※※※※※※※※

    林烟雨:长昕说什么我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