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情愫暗生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竹州城是距离妖界最近的人族城池,风、庄、覃、吕四大除妖师世家都在城中常年定居,城规颇重,进城者需出示入城令,以防恶人或恶妖混进来。

    林烟雨是妖界少主,想去人界只要和母亲提一声,便能拿到入城令,可以随意出入人界城池,但母亲也再三警告过她,到人界只许吃喝享乐,不得干涉人界事,否则便要禁她足。

    通过城门时,猫态的林烟雨趴在覃长昕怀里,回忆起原主一阵妖风掳走覃长昕的壮举,忍不住在心里直感叹“熊孩子”。

    她的入城令给了夜遥知,夜遥知收敛一身妖气,又乖顺寡言,接受检查时,把守城门的除妖师们并没有发现异样,倒是拉车的马妖被人拦住,急得咴咴直叫。

    风纤尘赶紧握着身份牌冲过去,大声对拦住马妖的除妖师道:“这马妖是我们从郊外刚捕获的,命它将功补过为我们驾车,风家自会处置,还请诸位放行!”

    有惊无险地进了城,林烟雨正要吩咐夜遥知驾车往晴雪街去,却听覃长昕道:“还是去盈香街罢,带你见见人界的热闹。”

    林烟雨很是惊讶,脱口问:“可你之前不是说不喜欢热闹吗?”

    覃长昕抿了抿唇,移开目光淡淡道:“之前我的确说过这话,可如今回到熟悉的家乡,被节庆氛围所感染,倒是忽然想凑凑热闹了。”

    林烟雨眨了眨眼,故意恍然道:“噢,那本少主懂了,原来你是个口是心非的小美人!”

    风纤尘直接噗哧笑出声,覃长昕眉一蹙,本在顺毛的手逆着猫毛扒拉了两下,不知是在气“口是心非”,还是在气“小美人”。

    林烟雨开玩笑点到为止,抖了抖身体跳到座位上,伸爪戳了戳门帘,笑道:“那就带路吧,请。”

    正午的暖阳当空,投下来的日光也是暖意融融,整座竹州城笼罩在安宁与祥和之中。此时正赶上年末,家家户户的门口挂着大红灯笼,店与店之间也悬以灯笼,放眼望去,成片成片皆是喜庆的红色。

    林烟雨记得原主上回入竹州城时,首先去的便是盈香街,之后才在晴雪街无意撞见独自赶路的覃长昕,对她一见钟情,然后把人家给掳走了。

    因而马车驶入盈香街之后,林烟雨瞧着窗外诸多景致,只觉眼熟又亲切,但当务之急是护送覃长昕平安回家,她见到感兴趣的小玩意儿或者食物,也只是看看不吭声。

    不过在马车经过一家成衣店时,覃长昕主动喊停,接着抱猫下了车,走入店内。

    林烟雨还没辨认出门匾上的字是什么,只听覃长昕问老板娘:“可有适合我这般年纪姑娘穿的亵衣?”

    “有的有的!”老板娘笑道,将她迎到靠里些的小房间,拿出几种款式的亵衣问,“小道长的身材适合穿这些,您看您喜欢哪个颜色?”

    覃长昕沉默半秒,举起怀中一脸懵逼的黑猫:“是她穿。”

    老板娘笑容一僵:“您可别开玩笑!一只猫怎么能穿人的衣服……”

    话未说完,她像是想起了什么,难以置信地看向黑猫。

    覃长昕补充道:“她并非普通的猫,而是我的妖侍卫,人形比我矮些,约莫这样高,各处尺寸倒是没有量过,能否请您为她挑些合适的亵衣?”

    林烟雨很郁闷,小姑娘二话不说就带她进店买内衣,怎么也不跟她打声招呼?而且看双方生疏又尴尬的交流方式,小姑娘也不像是店里的常客。

    可说小姑娘敷衍,却又不像,她能看出来小姑娘很认真地在向老板娘解释和讨教。

    人族到底是怕妖的,这位老板娘也不例外,哪怕覃长昕再三强调林烟雨是自己的妖侍卫,生死都掌握在自己手上,她看向林烟雨时,仍然是战战兢兢的。

    “这……小道长,哪怕是给妖怪买衣服,也得变成人样才好挑啊!”老板娘勉强露出笑容,“咱这间小店做的都是人穿的衣服,您看……”

    林烟雨受不了老板娘吞吞吐吐的说话方式,主动跳出怀抱化了人,随手拿过一件绣着毛绒滚边的红衣,朝老板娘晃了晃:“试衣间在哪?”

    因着覃长昕承诺会给她付款,林烟雨干脆从里到外、自上而下全换了。

    等她换完衣服走到覃长昕面前时,已然成了一只配色喜庆的小猫妖,红衣红裙,双手揣在绣着毛绒滚边的广袖底下,头顶一双猫耳朵旁边还扎着红绳,看起来乖得像个深闺大小姐。

    “好看么?”林烟雨揣起手,问覃长昕。

    覃长昕看得愣住,正要夸,见她头顶发间竖起一双猫耳朵,然而脑袋两侧又有一双人的耳朵,忍不住走上前碰了碰,发现猫耳和人耳都带着体温,吓了一跳,愕然问:“为何你有四只耳朵?”

    “你不懂,它们可以当猫耳发饰,方便我掩饰身份。”林烟雨摸着头顶的猫耳朵,朝她眨了眨眼,“你要是不想逢人便说自己收了个妖侍卫,就说新交了个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妖族的朋友。”

    “……倒是个好理由。”覃长昕若有所思,上下打量她一阵,忽压低声音问,“亵衣……穿上了么?”

    问时,她的耳朵不自地染上红晕。

    “当然穿上了!”林烟雨只觉好笑,小姑娘竟还记着督促她穿内衣,“确实比裹布舒服,你们人族的手艺真好。”

    不等覃长昕再问,她赶紧拉着人走出试衣间,边走边道:“就这身了,结账吧!”

    覃长昕红着脸结了账,与她一同离开成衣店后,忍不住又看向她。

    短短两日,这猫妖就换了四次衣裳,现下这身的材质和纹样都是最普通的,然而在覃长昕看来,却远比寝殿衣柜里,那些式样过于成熟的华服更适合她。

    “喂,你看本少主……本喵作甚?”林烟雨感受到她的目光,困惑地歪了歪头,见她发呆,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说呀,到底是本喵脸上有东西,还是头绳系歪了?”

    忽然有正在追逐玩闹的孩子撞了她一下,林烟雨往前一个趔趄,还没来得及站稳,但见一只纤长白净的手朝自己伸来,轻轻一揽。

    下一瞬,她就撞进了覃长昕怀中。

    ※※※※※※※※※※※※※※※※※※※※

    口是心非的小美人心动了~

    月底啦,剩余的营养液可以分我一些嘛(/w\)

    附上猫猫的四次换衣py:墨色华服→素白纱衣→长昕穿过的绿衣→毛绒滚边红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