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贵人护送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如果可以的话,林烟雨真的不想说这么羞耻的台词。

    主要是她实在不会把握原主的性格,哪怕原主的记忆已经与她合二为一,她也做不到,稍微没有注意,就难免要做出崩人设的举动。

    她装不成原主,就只好说些狂拽霸道的话来勉强维持人设了。

    被覃长昕抱在怀里摸毛时,林烟雨万分感激上辈子看过的各种读物和番剧。

    只有一点让她略略有些失望——这回小姑娘听了她的话后,竟没有像之前那样脸红害羞,只是扬着唇角为她梳毛,不警惕也不防备,好像已经习惯了她的性子。

    小姑娘这么快就信任她,林烟雨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可她反省完自己从昨晚到现在的所作所为所言,并没有发现不妥的地方,反倒感觉早点被亲近才是好事,她可不希望和小姑娘发展成书里那样。

    覃长昕说静候便是,然而她们在车里足足等了一刻钟,也不见风纤尘回来。

    林烟雨有些坐不住,跳到门帘边,伸爪拨开帘子,问夜遥知:“那只半妖还没找到入口吗?”

    夜遥知始终坐在车头观察,闻言禀报:“入口是找到了,但那半妖似乎有别的事要做。”

    林烟雨困惑地眯起眼,遥遥一望,只见远处的分界屏障表面正附着着一层黑气,她上辈子执行任务多年,只一看,就认出那是妖族死后化作的怨灵。

    而一袭白衣的风纤尘此时正悬浮在半空,背对她们,丝缕妖气在她身旁流转,但她脚底踩着的却又是纯粹的灵气,一白一绿二色相融,看起来十分奇异。

    林烟雨单是看她身旁妖、灵二气的流向,就知道她是在净化怨灵。

    她转头看向探出来的覃长昕,明知故问:“她在干什么?到底能不能开启人界的入口?”不等覃长昕回答,又补充了句贴合人设的嘀咕,“要是她做不到,本少主亲自去开,省得浪费时间。”

    “噤声,我这就带你去。”覃长昕在她脑门上贴了一张符纸,竖起食指放在自己唇边,捞起她往怀中一揣,跳下车快步走过去。

    林烟雨抬爪碰了碰脑门上渐渐隐去的符纸,故意嘟囔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活物要是不想被怨灵缠上,须得用特殊的法术掩去自身气息。”覃长昕对着猫耳朵轻声解释,“我对你施的符术,便是一种能掩去气息的法术。”

    她走到车外接近风纤尘的位置,指了指屏障,又凑近猫耳朵道:“风纤尘正在净化这些怨灵。”

    林烟雨只觉耳朵被她吹得痒,不禁缩了缩脖子,朝附着黑压压一片怨灵的屏障望了一眼,心想这得净化到猴年马月,忍不住道:“本少主能对付它们,你把本少主放下。”

    覃长昕没动,声音一沉:“你要将它们处理掉?”

    “不然呢?”林烟雨诧异反问,“亡魂成为怨灵之后,魂魄就会变质,即便被净化也无法入轮回,而是四散归于天地,还不如直接烧掉。本少主先前出入妖界的时候,也是顺手烧了,只不过没烧彻底,毕竟怨灵太多。”

    覃长昕怔了怔,稍作犹豫,还是把她放到地上,顺手解了她体内的一部分妖气束缚,以便她受到怨灵攻击时能够自保。

    林烟雨正愁没机会试试妖火的威力,迈着小腿儿跑到不会波及风纤尘的地方,深吸一口气,对准怨灵噗地一喷,只见冲天赤焰从她口中蹿出,呼啦一下把那片区域内的怨灵烧了个干净。

    正在念咒的风纤尘:“……?”

    她慌忙低头,看到地面上多了只黑乎乎的小猫咪,赶紧降到地上,连连阻止:“姐姐别烧!我正在净化它们!”

    “愚蠢的妹妹啊!这些怨灵已经坏掉了!不值得你浪费精力净化它们!”林烟雨随口甩了句中二台词,敏捷地避开她,朝另一边的怨灵喷出熊熊妖火。

    “为什么要这么说?”风纤尘还要追问,被覃长昕拉住衣袖,不得不退回马车旁。

    覃长昕低声将林烟雨告诉自己的话复述一遍,风纤尘听得皱起眉头,茫然问:“既然净化怨灵是无用功,为什么师父从没告诉过我们?”

    “人族认为怨灵也作为人活过一场,理应得到净化,方能体面离去。”覃长昕看向正在喷火的小猫咪,无奈道,“但妖族似乎并不这样认为。”

    风纤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喃喃:“也是,我们还从没遇到过这么多妖族怨灵呢……”

    附着的怨灵被烧干净后,大小供一架马车通过的分界屏障出现在众人面前。未被妖火灼烧的怨灵们也赶紧逃开,吱吱哇哇的杂乱声音吵得林烟雨耳朵疼。

    林烟雨喷完火,原地咳嗽几下才缓过来。妖火与火行法术不同,不但要动用妖气,相关的器官还得配合,好在原主体内自出生起就养着妖火,喷火也只是让她嗓子痒而已。

    她张口呼出一团白气,准备化出人形打开人界入口时,上方忽然罩下来一片阴影。

    覃长昕把她抱起来,见她的胡须边缘被火烧得有点卷,还散发着淡淡的焦味,不禁有些想笑,但还是克制住没有笑出来,只是轻轻捏了捏她的猫爪。

    突然被捏了爪子,林烟雨有点懵,顺口问:“捏本少主干什么?”

    对上她茫然的眼神,覃长昕差点破功,憋了半天憋出四字:“给你按摩。”

    林烟雨:???

    “哼,烧个怨灵而已,举手之劳不求回报,不用这么客气!”虽然心中纳闷不已,她还是及时回应,顺便抬爪指了指屏障,“既然你这么积极,那就把本少主抱到屏障前,本少主要‘开门’了。”

    “还是我来开吧,你们上车。”

    风纤尘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夜遥知也驾着马车走近。

    林烟雨只好把鼻孔对准她,不屑地重重一哼,趴在覃长昕怀里,盯着她唤出半块白璧,走到屏障前。

    有信物在,打开两界入口并非难事,一个通道很快出现在屏障上,但在风纤尘和马车通行后,便自行闭合。

    林烟雨钻出车厢,卧在夜遥知身边的空位上,迎着阳光做了个深呼吸,钻入鼻中的空气里饱含天地灵气,是她生前所在的那个时代难以达到的浓度。

    眼见着不远处就有一座城门,林烟雨懒洋洋地道:“进城之后去小美人所说的晴雪街,把妖气和妖身都收一下,别招惹到除妖师。”

    夜遥知应了声,单手掐诀,竖在头顶的狼耳和身后的狼尾瞬间消失不见,一身妖气也被封住。

    林烟雨让她转过来,见她将兽瞳也变成了人族的眼睛,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钻回车内找上覃长昕,猫尾巴一甩,卷上她的手腕,笑嘻嘻地问:“你家在哪儿?给本少主指个路呗,本少主好叫遥知送你回去。”

    覃长昕还没回答,风纤尘抢先拒绝:“不行不行!长昕姐回家从来都是徒步走回去,好几年都是这样,坐马车回家一看就有问题,你和你的下属都会被覃家人盘问,这样太危险了!”

    “那本少主这车马和仆从总得有个地方歇脚吧?”林烟雨瞥了她一眼,心想今后的住处有着落了,原主的这位善良妹妹一定会让她和夜遥知在风家暂留。

    “这好办……”风纤尘话没说完,只见覃长昕摇了摇头。

    “直接去我家罢。”覃长昕垂眸看着腕上的猫尾巴,“今年有贵人护送,我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

    覃长昕:请贵人(猫)再多缠会儿

    元宵快乐!下一章更新之前,本章所有的2分留评都有小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