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特殊安抚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自从主仆血契定成的那一刻起,林烟雨就主动代入了“侍卫”的角色。

    她认为所谓的“侍卫”相当于后世的保镖,在老板遇险时挺身而出就是她的职责,也是她初期的任务。

    当然,要是能在老板还没遭遇危险前,做出适当的措施来回避危险,那就更好了。

    林烟雨已经打定主意要守护虐文女主到大结局,结果她话音刚落,就被覃长昕轻轻推开。

    “你是妖界少主,倘若行动时不慎暴露身份,只会引起人族的恐慌。”覃长昕摇头,“家祭期间,你就扮成一只普普通通的小黑猫,像方才那样卧在我怀里好了。”

    “这怎么行!”林烟雨立马提高声音,“你是本少主看上的美……主人,除了本少主,谁也不能欺负你!”

    为了维持人设,她连霸总经典台词都甩出来了,一旁的风纤尘听得几乎要惊掉下巴。

    覃长昕也跟着怔了怔。

    林烟雨太熟悉覃长昕这个角色的性格,高傲又倔强,能一人扛的事绝不会让别人卷进来,因而在主动提出帮助之前就准备好了劝她的说辞,仰着脸就等她再次婉拒。

    谁知覃长昕却问:“你……想怎样欺负我?”

    林烟雨:???

    不是,这关注点歪的有点过分啊!

    “我、我当然是想怎么欺负你,就怎么欺负你!”面对覃长昕好奇的目光,林烟雨只好硬着头皮把话接下去,“所以在本少主欺负你之前,谁也不能欺负你,本少主不许!”

    说完,她自己都感觉这些话尬出天际,但还是认真又郑重地和覃长昕对视。

    她听见覃长昕扑哧轻笑,而后就被她揉了揉头发。

    “既然不许我受欺负,那你要怎么‘罩我’?”覃长昕问。

    “很简单,你把本少主抱在怀里,给本少主提供部分妖气的支配权。”林烟雨道,“本少主的感官可敏锐了!不管是那个女人还是别的女人,只要有人敢对你不利,本少主分分钟放倒她!”

    “家祭是一年之中的重要仪式,祭祀期间不可见血。”覃长昕提醒她。

    “本少主出手很有分寸的!”林烟雨故作骄傲地挺起胸,“再说,有你控制本少主的可支配妖气,见不见血还不是你说了算?”

    听罢,覃长昕看向风纤尘。

    风家比起除妖,更擅长驭妖,风纤尘自幼就接触过不少妖侍卫,这方面她是行家。

    “我觉得可以试试诶!”风纤尘点头,“有主仆血契在,主人命令妖侍卫只要一个念头就行,哪怕姐姐真动了杀心,长昕姐也来得及阻止的。”

    “本少主没有你这个半妖妹妹!”林烟雨赶紧沉下脸瞪她。

    确定完“守护计划”的实施方法,林烟雨又开始打探那位恶毒姐姐的情况。

    “你们说的‘那个女人’,她叫什么?长什么样子?会什么法术?”尽管林烟雨记得原文内容,但她还是习惯问个仔细。

    “她是已故除妖师杨氏之女,名唤横玉。”覃长昕道,“杨氏战死于十八年前的人、妖两族混战中,父亲为了怀念她,便让横玉姐姐随母姓。”

    “然而横玉姐姐的根骨很差,资质也平平无奇,我第一次在她面前显露出自身灵气后,她便开始打骂我。父亲因着愧对杨氏,平日里一直纵容横玉姐姐,即便看到我受伤,也只当成是姐妹之间的切磋,我能离开家,还是母亲心疼我时常受她欺负,特意去求了父亲。”

    “杨横玉在你父亲面前很乖?”林烟雨猜测。

    覃长昕稍作回想,“她自幼跟随父亲修习鞭法,她会听父亲的话,也会哄父亲开心。”

    “杨氏的死,给你父亲带来的创伤非常大,而杨氏又相当于你父亲的白月光,死在最吸引人的年纪。”林烟雨边回忆原文,边分析道,“你父亲恐怕早就把杨横玉当成杨氏的替身了,杨氏没有得到或者来不及得到的爱,全被他给了杨横玉。杨横玉的根骨好坏与否其实不重要,她只要能掌握住父亲的心思,就能一直得到父亲的关怀。”

    她下意识像带新人除妖师那样,详细地分析起情报,分析完,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崩了原主人设,顿时打了个激灵,心跳也跟着快起来。

    但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她要想不让两人觉察出问题,只能顺着这通分析立一个新的人设。

    于是林烟雨轻咳一声,赶在二人询问前主动道:“本少主看的话本里都是这么写的,画本里也是这么画的。”

    那就是“酷爱看书”人设。

    覃长昕是绝对能骗过去的,虽然她在少主寝殿床上看到的全是不可描述画本,而不是话本,但画本也是有内容的。

    至于风纤尘,林烟雨记得这孩子在原文里就是个话本作者,只要她有意引导风纤尘往这方面去想,糊弄起来基本没有难度。

    林烟雨此言一出,二人果然都变了脸色。

    风纤尘首先想到了最棘手的发展:“这么说来,要是你在领到法器之前离开家,你爹甚至有可能把那个法器直接给你姐?!”

    覃长昕默然点头,车内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

    “不就是个人族,有本少主罩着,你们怕什么呀!”林烟雨立即出声破坏气氛,“又不是要杀了她,只不过是家祭期间见招拆招,很难吗?”

    “其实我觉得还是长昕姐的心病比较难克服……”风纤尘小声道,“长昕姐是次女,小时候又被那个女人欺负到离开家……”

    覃长昕抬头扫了她一眼,风纤尘又不说话了,只能朝林烟雨用力挤眼睛。

    林烟雨想了想,化出妖身,这一次却是变成了足够塞满车厢的大黑猫,挨到覃长昕身边蹭她。

    冷不防被挤到,覃长昕愕然看向巨猫,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下一瞬整个人就被猫爪捞进柔软又温暖的怀抱之中。

    隔着猫毛,她听到林烟雨的心脏正有力地跳动着,每一下都像安抚。

    “本少主发现啊,你一旦抱着本少主的妖身,心情就会变好。”林烟雨道,“喏,要是真的怕,本少主可以给你一个抱抱。反正本少主现在是你的妖侍卫,就勉强给你抱会儿吧。”

    ※※※※※※※※※※※※※※※※※※※※

    林烟雨:除了主动投怀送抱,本少主还能变成任意尺寸的毛绒抱枕【骄傲】

    覃长昕:好猫【趁机吸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