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不必撒娇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覃长昕脸色难看地被她拉回寝殿,等到了众妖看不到的地方,才扯开她的手,正色道:“抱歉,我只是好奇一问,并不想学。”

    林烟雨对她的反应很满意。小姑娘心细,倒是记住了她刚才的叮嘱,好好扮演了“听话侍卫”的角色,没有在众妖面前拒绝她。

    她眨了眨眼,故作遗憾道:“真不想学嘛?画本上说,‘双修之法’是提升妖气最快的修炼方式,本少主觉得对人族来说应该也有作用。”

    “走捷径修炼,易遭反噬。”覃长昕皱紧眉,“到了人界,你也不要和其他人说此法。此法……在人族眼里是有伤风化的歪门邪道。”

    林烟雨“哦”了一声,认认真真点头道:“原来是歪门邪道,难怪画本上的妖神情那么痛苦。”

    “……”覃长昕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忍住了没有深入解释。

    纯粹而坦率的交流态度更容易取得另一方的信任,林烟雨觉得戏应该演够了,就对覃长昕张开双臂:“那你抱本少主过去坐车吧。”

    说完,她再次主动变回黑猫,扑向覃长昕。

    这回覃长昕稳稳将她接住,揣在怀里揉了一下猫毛。

    林烟雨乖巧地趴好,正打算闭目养神,忽听覃长昕轻咳一声:“但为了更透彻地理解妖族,我打算借阅画本一段时间。不知少主阁下能否允许?”

    林烟雨:???

    有那么一瞬间,她怀疑小姑娘会不会也被穿书者夺舍了。原文里的覃长昕高傲又强大,但在情爱上过于单纯,原主是唯一让她初尝过情爱、也是唯一让她从此断情绝爱的重要人物。

    不过原文的最初虐点已经被更改,主仆对应的角色也发生了对调,原本单纯的覃长昕会主动向原主借阅那种画本,也不算奇怪的事。

    对于林烟雨来说,十七岁是未成年,但这里到底是个古代世界,没准十五六岁就能结婚生子了,十七岁的覃长昕是该接触一下这方面的内容。

    “行啊,画本就放在床头柜上,你想借多少就拿多少。”林烟雨大大方方同意了,随后把脸埋进覃长昕的衣服里,不打算关注小姑娘究竟会拿哪些画本。

    一人一猫返回寝殿外时,夜遥知已经重新安排好了车辆,正坐在车头待命。

    覃长昕直接抱着猫上了车,掀开前部的门帘对夜遥知道:“时辰不早,少主吩咐全速驶向人界。”

    林烟雨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见覃长昕退回车厢坐好后,又掀开窗帘看向窗外,也跟着伸长脖子去看。

    时辰确实已经不早了,林烟雨根据原主的记忆推断,此时的天光对应的时间大概是上午九点。

    原主常年居住的寒色森比较特殊,即便日光照得到这里,这里也始终弥漫着化为雾气的妖气,映得整座森林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蓝色。

    马车飞速往人界方向行驶,林烟雨兴致勃勃地欣赏起沿途风景。

    “你喜欢这里吗?”覃长昕忽问。

    “当然喜欢了!”林烟雨晃了晃猫尾巴,“这里可是妖界的‘世外桃源’!”

    见覃长昕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她又道:“不过本少主更喜欢人界。人界的街市可热闹了!有很多新奇的玩意儿和美食。”

    “我却是不喜欢这份热闹。”覃长昕平静地接过话,“更何况,越热闹的地方,越不方便马车通行。”

    林烟雨笑着问:“那人界有没有不热闹的街?”

    “晴雪街。”覃长昕不假思索道,“进入竹州城后,一直往西行,见到一株开着白花的古树,便是进入晴雪街了。”

    随意聊了几句,林烟雨基本确定现阶段的覃长昕和书里描写的一样,会有意回避热闹,在路上也会尽量挑选僻静的地方走。

    也是因此,原主才能在不惊动太多人的情况下,将覃长昕掳回妖界。

    僻静的地方还是绝佳的动手场所。林烟雨生前执行除妖任务时,经常会把恶妖引到郊外无人处,再实施抓捕。

    但她已经自愿成为了覃长昕的妖侍卫,血契解除之前完全听命于覃长昕,不必担心会被对方趁机抓到关押妖族的地方去。

    妖界少主的车驾表面设有身份屏障,即有妖界之主亲自施加的气息附着,因而马车得以在妖界畅通无阻地行驶,所到之处的所有妖族都要为马车让路。

    林烟雨在路上才想起这一茬,观察了一路,不禁有些头疼,拉了拉覃长昕的衣服,让她施法把这“王霸之气”掩盖住。

    原主的出行方式,在她看来还是太高调了。妖界之主也是心大,就不怕仇家在半道上把自家女儿劫持过去当人质吗?

    她这想法还没冒多久,忽听拉车的马妖一声嘶鸣,车辆剧烈颠簸一阵,停了下来。

    紧接着传来夜遥知的轻啸,随后是连续不断的兵刃相接之声。

    “有妖袭车!”覃长昕下意识放下猫起身,手掌一翻,指间已夹了一张符纸。

    林烟雨暗骂自己怕什么来什么,化出人形把覃长昕按住,掀开车帘向外看。

    只见夜遥知在距离马车较远的位置站定,正和一位覆着面纱的白衣女子交战。

    她双手指间生出的利爪对上白衣女子手里的白色竹箫,竟被对方稳稳压制住!

    林烟雨的洞察力极强,只远远地看那女子一眼,就大致猜出了她在原文里的身份。

    那女子的特征过于明显,白纱覆面、白衣白箫,应该是原主那位人族母亲诞下的半妖女儿,风纤尘。

    林烟雨回忆了一下原文剧情,自从十七年前除妖师风扶宁牺牲、重新封印妖界入口后,两界就再不互通,只有手持特殊令牌者,可以自行出入两界。

    所谓的“特殊令牌”,是玄倾和风扶宁当年的定情信物“沁血白璧”。

    那时她们将白璧一分为二,各持一半,象征着互为彼此的“另一半”,谁也无法离开谁,怎料后来却是落得了阴阳两隔的结局。

    玄倾所持的那一半白璧,现在就在林烟雨手上,至于风扶宁持有的那一半,则继承给了她的女儿风纤尘。

    巧的是,风纤尘和覃长昕既是同学,又是室友,原文里倒是有风纤尘只身潜入妖界找寻覃长昕的剧情,只不过风纤尘还没找到人,妖界之主玄倾就发现了她,将她打晕后夺走另一半白璧,用一阵妖风送回人界。

    如今剧情已变,风纤尘自然就和前往人界的她们相遇了。

    观战几秒后,林烟雨立即返回车内,猫耳朵向后一折,一把抱住覃长昕,惊慌失措地道:“主人主人不好了!外头来了个蒙面的除妖师,把遥知打得好惨!”

    她顿了顿,干脆枕在覃长昕的胸口,轻轻抽动肩膀,颤声道:“人家好怕,你快去救救遥知吧!呜呜呜……”

    室友是自己人,她不能出手,还是让女主直接和风纤尘相见报平安吧。

    猝不及防被她搂抱,覃长昕身体一僵,先是不知所措地发了会儿呆,回过神后,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揉了揉她的脑袋,指尖划过往后折的猫耳时,轻声安抚道:“知道了,不必撒娇。”

    ※※※※※※※※※※※※※※※※※※※※

    覃长昕: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林烟雨:小猫咪的坏心眼可多着呢!

    感谢在20210218 20:00:00~20210221 18:00: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客官~

    感谢投出火箭的客官:粽粽粽 1个;

    感谢投雷的客官:46952066、铺噗噗噗盖 2个;一米三、deos、朝阳、页彦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客官:tz 54瓶;a卡 18瓶;漠宇紫 13瓶;枫绯 6瓶;管悦 4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