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耳鬓厮磨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发现覃长昕居然在这种时候红了脸,林烟雨看懵了。

    不就是把自己穿过的衣服给另一个姑娘穿了,害羞个啥啊?女孩子之间互相换衣服穿,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回过神,林烟雨边披上绿衣,边想:原主但凡对这么单纯的小姑娘好一点,也不至于被杀掉吧?

    原主偏矮,衣服穿在身上大了一号,不过等林烟雨系上所有的衣带之后,衣服就自行缩小到贴合身形的尺寸。

    林烟雨满意地照了照水镜,挥手将它撤去,走回卧榻前,贴心地问覃长昕:“主人饿吗?要不要吃点什么再出发?”

    覃长昕回过神,摇头婉拒:“我最近辟谷,不必吃东西。”

    “那走吧,遥知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林烟雨寻思原主回妖界还没一天,行李应该也没怎么动,直接拉着覃长昕往外走。

    “且慢。”覃长昕却拉住她,走回垂帘内侧后,解开她系在身前的衣带。

    林烟雨:?!

    她惊讶地看向捏着衣带的那只手,再看向覃长昕。爱害羞的小姑娘怎么突然变得大胆起来了?

    “衣带要这么系。”对上她困惑的目光,覃长昕匆匆说完就低下头,手法娴熟地打了个漂亮的结,接着把其他衣带也解开,重新打结,边打结边解释,“你是我的妖侍卫,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能代表我,不可草率。”

    林烟雨点了点头,表示能理解。

    系心口附近的衣带时,覃长昕不知碰到了什么,手先是一顿,而后跟触了电一样猛地缩回,愕然看向林烟雨。

    “你……你的裹布呢?”她怔怔问。

    林烟雨嘴角一抽,回想起原主的一些习惯,心情复杂地回答:“那个不舒服,没穿。”

    这话一出,她发现覃长昕的面色立即沉了下来,随后听覃长昕斩钉截铁道:“不行,必须穿!”

    不等林烟雨反应,她迅速把刚系好的衣带全解了。

    林烟雨甚至觉得,如果覃长昕不排斥肢体接触,可能会直接扒了她的衣服。

    可原主的衣柜里真的没有裹布,但看覃长昕的架势,似乎她不穿裹布就不能出门了。

    林烟雨还惦记着维持人设,将双手抱在胸前,挑了挑眉道:“你在教本少主穿衣服?”

    在她生活的那个时代,这是一句挑衅的话,然而覃长昕却只当她不懂人界女性的穿着,点了点头,好脾气地解释道:“既然要去人界,须得遵守人界的规则。”

    林烟雨哦了一声,再度向她伸手:“那你把裹布拿来,本少主穿。”

    “不行!此为贴身之物,万万不可外借!”覃长昕皱起眉,不知想到什么,难以置信地问,“难道你没有裹布?”

    “从前有,穿得不舒服就烧了嘛。”林烟雨边回忆边说。

    她见覃长昕扶着额头叹了口气,“也罢,到了人界给你买穿着舒服些的。”

    林烟雨惊讶于她居然会主动提出买衣服,明明昨晚小姑娘还对自己始终保持警惕,嘴上却接过她的话问:“真有适合本少主的?你可不要骗猫。”

    覃长昕微微一笑:“又不是什么奇珍异宝,自然有。”

    重新为她系好衣带,覃长昕抹了抹绿衣上的褶皱,又仔细检查一番,才准林烟雨出去。

    林烟雨快步走到她前面,头也不回地道:“在妖界的时候,你也得遵守本少主的规则——只要在妖界,你就是本少主的侍卫,必须听从本少主的一切安排。”

    “我明白。”覃长昕应道。

    二人一前一后走到前殿,林烟雨刚跨出寝殿大门,只见黑压压站了两排身穿黑甲的妖族护卫,垂眸低头,中间摆着一辆车,由四匹变回本体的马妖拉着,上车的位置趴着三名仆从,大概是用来……当地毯的?

    林烟雨:“……”

    她转头看向跟上来的覃长昕,却见小姑娘目光平静,不知道是早就猜到会这样,还是见惯了大场面。

    这实在是太高调了,林烟雨只想活命和回避原文的各种虐点,多年执行任务的经验告诉她,高调只会加速死亡。

    于是她转向一旁的夜遥知:“本少主这次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人界,有你和小美人护着就够了,让他们都回去。”

    夜遥知调整出行队伍时,覃长昕手指微动,束缚林烟雨的灵气在猫尾巴上不轻不重地揪了一下。

    林烟雨嘶了一声,诧异回头。

    “不许叫我‘小美人’。”覃长昕压低声音。

    “你自己说的,和本少主结主仆契是和妖界为敌,本少主要保住你,可不就只能对你态度轻薄嘛……”林烟雨小声解释,“再说,你人确实长得挺美的,本少主是发自内心夸你!”

    覃长昕轻哼一声,缠在猫尾巴上的灵气顺着毛捋了两下,随后又爬到猫耳朵上,把黑绒绒的猫耳拨来拨去。

    林烟雨:“……”

    她忽然怀疑小姑娘只是想趁机rua她。

    为了巩固友好合作的关系,林烟雨主动变回黑猫,跳到覃长昕肩头,故意贴着她的耳朵问:“到了人界,本少主就这么待着可好?”

    她话音刚落,覃长昕立即伸手揪住她的后颈皮,将她从肩上拎下去,抱在怀里。

    “你到底是妖,在人界不可如此招摇!”覃长昕低低斥了一声,手却很诚实地开始抚摸怀中黑猫,“要么化为人形,要么被我抱着。”

    “那还是抱着吧,走路太累。”林烟雨舒舒服服趴在她怀里,当着一众下属的面,享受免费按摩。

    覃长昕似乎很喜欢她的妖身,不但将她的猫毛抚顺,还把她举到面前,小心翼翼地尝试用脸去贴猫毛,真将她当做一只普普通通的猫,而不是妖。

    期间有妖投来惊异的目光,但只是在二人身上稍作停留,就被夜遥知呵斥着赶走:“偷窥少主与人耳鬓厮磨,眼睛还想不想要了!”

    神他喵的耳鬓厮磨……

    林烟雨抖了抖耳朵,抬头看向覃长昕,果然见小姑娘又红了脸,随后听她低声问:“你平时……总教下属这些?”

    至于具体教的是哪些,不用小姑娘强调,林烟雨也能明白。

    为了在众妖面前维持原主人设,林烟雨厚着脸皮骄傲地应了声,反问:“你也想学?”

    覃长昕重重一哼,没回答,眸中尽是不加掩饰的嫌弃。不过她很快把林烟雨又往怀里摁了摁,不让她看到自己的神情。

    林烟雨却没放过这个机会,立即从她怀里跳出去变回人形,挽起覃长昕的胳膊,用卖安利的愉快语气道:“跟本少主客气什么!走走走,本少主寝殿里有的是画本,你想学,本少主送给你看啊!”

    ※※※※※※※※※※※※※※※※※※※※

    林烟雨:逐渐代入角色√

    覃长昕:这猫……谁爱吸谁吸!【身体却很诚实】

    本文v前的日更新量比较短小,想吸猫的客官可以点进专栏看完结文《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也是互攻互宠的轻松养猫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