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主仆血契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林烟雨正收拾卧榻,忽觉后背发凉,常年以来养成的职业习惯,让她立刻往旁边闪避。

    只见一片刀刃噗地一声插在床单上,锋刃上还反射着颜色诡异的寒光,明显是一把毒刃。

    林烟雨:“……”

    不得不说,小姑娘作为除妖师真是干得漂亮,可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在心里夸完覃长昕,林烟雨用妖气裹住毒刃收好,抬手掀开垂帘。

    覃长昕还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与她对视,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林烟雨莫名有点想笑。

    从刚才到现在,寝殿里只有她们的气息,小姑娘这是想瞒过谁呢?

    装无辜都不会。

    她直接走上前,在覃长昕面前晃了晃刚缴获的毒刃,一把握住覃长昕的手腕,拇指按在动脉搏动处。

    “紧张什么?”触摸到她脉搏跳得极快,林烟雨笑问,“你师父难道没有教过你,暗杀失败就要赶紧跑吗?”

    覃长昕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她还是立刻接过话:“师父曾说,除妖师可杀不可辱,是你羞辱我在先!”

    林烟雨莫名其妙,无辜地掀开垂帘问:“本少主在给你收拾定血契的地方,怎么就成羞辱你了?”

    “定血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故而我请你提供静室。”覃长昕强压怒意,冷声解释,“哪有在……在卧榻上定血契的道理!你分明是想……想要我侍寝!”

    说话时,覃长昕脸都红了。

    林烟雨哭笑不得,本想怼一句“你师父教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但转念想到古人以师为父,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干脆拉着覃长昕穿过垂帘。

    “你不如先看看本少主床上有什么。”她直接把人拉到还没收拾的那一侧,随手把刚叠好的画册在覃长昕面前排开,“你仔细看。”

    第一本画册封面是穿着衣服的两位女妖,覃长昕看了两眼没看出来,困惑地拿起时,一眼扫见第二本封面上大片的雪白,骤然明白过来,惊叫一声,打蟑螂似的用手里的画册拍了下去。

    林烟雨轻哼一声,拿过裂开的画册重新叠好,放到床头柜上,悠悠道:“本少主要是真想对你做点什么,哪用得着这么客气啊?”

    “你!”覃长昕瞪大了眼,攥着拳头半天骂不出一句话,想起刚才无意看到的画册封面,只觉耳朵也跟着烫了起来,白牙紧咬,憋了许久才小声骂道,“登徒子……”

    林烟雨耳朵尖,听到之后却是扬起唇角,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幸好她穿越到了这个时间,这么正儿八经又单纯的小姑娘,好好保护还来不及,怎么能欺负呢?

    怕覃长昕又多想,林烟雨没让她等太久,很快在卧榻上清出一片空地,端端正正盘膝而坐,转向她道:“好了,你来定血契吧。”

    覃长昕谨慎地爬上卧榻,坐到她对面,用灵气划破自己的手指,逼出血后,边念咒,边将血珠点在林烟雨的眉心。

    林烟雨只觉眉心一痛,像是被蚂蚁啃噬一般,紧接着感到一丝凉意钻入头部,缓缓往下而去,又在心脏位置分为两缕,一缕留在心脏附近,另一缕则下到丹田内,安静地盘旋在妖丹边上。

    见猫妖全程没有抵抗,覃长昕心中十分诧异。

    师父与其他长老都反复教导过她,除妖师收服妖族为“侍卫”,对于妖族而言是奇耻大辱。

    可这只猫妖身为妖界少主,为什么却无动于衷?难不成……她真以为做人族的妖侍卫,只是一件有趣的稀奇事?

    “血契已定成,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的‘妖侍卫’。”抛开杂念,覃长昕收回手,说话时,气息有些不稳。

    定主仆血契会耗去周身大半的灵气,她至少要休息三个时辰才能缓过来。

    林烟雨点头,搭上她的手臂,轻轻把她放倒在卧榻上。

    “你的脸色不好看,先休息。”

    这回覃长昕没有抵抗,闭上眼睛任由林烟雨给她盖被子,也不知是因为结成主仆血契让她安心,还是因为消耗灵气让她太累。

    林烟雨试着凑近覃长昕,见对方没反应,忍不住伸手在她下巴上轻捏一把,饶有兴趣地问:“怎么突然不防本少主了?”

    覃长昕打开她的手,淡淡道:“你既然自愿和我定契,应该比我更清楚对主人不利的后果。”

    林烟雨轻笑一声,她确实清楚得很。

    所谓的“妖侍卫”,就是协助除妖师诛杀恶妖的仆从,有点像协助警察的警犬。

    契约期间,妖侍卫体内的妖气会被主人控制,如果她敢对覃长昕不利,覃长昕只要一个念头就能杀了她。

    可即便如此,覃长昕也不该对她掉以轻心。

    见小姑娘好像没意识到这点,林烟雨忍不住提醒:“那当然!不过像本少主这样纯良无害的妖族还是少数,你遇上别的妖族,还是要警惕一点才好。”

    纯良无害?

    覃长昕柳眉一皱,翻了个身背对她,不再说话。

    卧榻四周都亮着夜明珠,林烟雨走下卧榻,正准备熄了它们,忽听覃长昕道:“你是妖界少主,身份特殊,在人界不可使用本名,也不能再自称少主,以后在人界,我唤你……”

    “林烟雨。”林烟雨接过话,“双木林,烟雨空濛的烟雨。本少主早就想用这个名字去人界了。”

    这是她生前的名字,穿书之后,她还是想继续用这个名字生活。

    听覃长昕应了一声,没有意见,林烟雨故意问:“你呢?本少主要怎么唤你?”

    覃长昕沉默几秒,道:“熟悉人界之前,你须得唤我‘主人’,不要被其他人发现你的身份……我可保不住你。”

    “这我还是知道的。”林烟雨笑了笑,迅速熄灭四颗夜明珠,回到卧榻上,在远离覃长昕的位置躺下,“晚安,主人。”

    小姑娘没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她,她还挺欣慰的。身为一名优秀的除妖师,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

    不多时,均匀的呼吸声从另一端传来,覃长昕已经睡熟了。

    林烟雨睡不着,原主的修为不低,也不需要过多的睡眠。她盯着黑暗,开始回忆原文里涉及原主身世的剧情。

    原主虽是反派阵营的配角,但她的身世却是作为楔子放在正文之前,顺便交代了人、妖两界对立的缘由。

    十八年前,妖界之主玄倾和人族最强的除妖师风扶宁相爱,结为同性道侣。玄倾在妖界生下玄霖,风扶宁则在人界生下风纤尘,两个孩子都是雌性半妖。

    因着玄霖天生虚弱,魂魄有残缺,玄倾怕她早夭,便听从亲信妖王的建议,将自己的妖身分了一尾,封入她体内,助她修成妖族。

    然而此事遭到风扶宁的反对,她认为玄倾不该剥夺女儿身为人族的一面,二人大吵一架之后决裂,玄倾一气之下将两界的分界线撕开,本想借此对风扶宁示威。

    谁知她的亲信妖王等待这一日的到来已久,于是大量恶妖趁此机会涌入人界,人界的除妖师势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死伤惨重。

    此后便是长达半年的混战,最终以风扶宁牺牲自己封住妖界入口结束,留在人界的那位妖王销声匿迹,但各地还是时常有恶妖出没,需要除妖师势力调集人手去肃清。

    道侣死后,玄倾愧疚和悔恨交加,将两界的分界线加固后,带着女儿玄霖隐居在妖界深处的寒色森。

    玄霖自幼在生母的宠溺下长大,自私又自利,骄横乖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看妖不顺眼就直接杀了,侍奉在她身边的妖族只能顺着她的心思办事。

    大致梳理了一遍原主相关的剧情,林烟雨打算先去人界看看。

    她只知道妖界之主玄倾会进攻人界,正是因为女儿的死亡让她彻底疯了,发誓要让整个人界来为女儿陪葬。

    这么看来,只要原主好好活着,就可以改变原文的结局。

    但她如果能和除妖师一方关系融洽,会不会引导剧情朝更好的方向发展?

    林烟雨想了一夜,天光微亮时,她忽然听到轻微的啜泣声从身旁传来。

    “长昕知错了……别打……呜……”

    林烟雨诧异地挪过去,猫族有夜视能力,她在一片漆黑之中,看到覃长昕紧闭双眼,眉头紧蹙,满脸是泪,似乎是做了很可怕的噩梦。

    她下意识伸手,先为覃长昕抹去眼泪,再轻轻拍打她的后背,默念静心咒。

    生前,她是一支除妖师小队的队长,总有新人会在出任务的头天晚上,缩在睡袋里偷偷哭,她早就习惯安慰人了。

    然而这一招却对覃长昕无效,被她拍后背时,覃长昕甚至还颤抖起来,不断地重复“姐姐别打”和“知错了”。

    林烟雨皱了皱眉,倒是想起小姑娘还有个恶毒的异姓姐姐,最喜欢把她骗到没人看得到的地方,用随身携带的习武软鞭抽她身体,抽完还威胁她不许告诉任何人。

    小姑娘七岁就独自离开家,去窥玄书院学习,也是为了躲开这个人渣。没想到过去十年了,幼时受欺负还是成了她的梦魇。

    林烟雨叹了口气,化为一只小黑猫,钻进覃长昕怀里,用毛茸茸的身体蹭她的手和下巴。

    覃长昕被她蹭得停止梦呓,冰冷的手在猫毛上揉了几下,很快将整只猫抱紧,像抱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猫猫……”她喃喃,哭腔里带着一丝笑。

    ※※※※※※※※※※※※※※※※※※※※

    黑煤球抱枕已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