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穿成反派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妖界,少主寝殿前殿。

    冷森森的殿宇中央,一位身穿墨色华服的猫妖端坐在檀木椅上,一手支撑着右颊,身体微微倾斜,正合眼小憩。

    猫妖一头乌发披散,也不挽起,慵懒地搭在肩上。一双黑绒绒的猫耳朵自她发间生出,周围稍微有些声响,这双耳朵便会轻轻颤一下。

    一名狼妖侍女立在她身旁,忽听门口传来嘈杂声,抬眼望去,一位浑身缠紧缚灵索的年轻除妖师正被六名妖族护卫押着,不情不愿地往这边走来。

    狼妖侍女便俯下脸,凑到猫妖耳旁,轻声提醒:“少主,美人已带到,该定主仆血契了。”

    闻言,猫妖发间漆黑的猫耳朵微微一抖,缓缓睁开眼,绿莹莹的兽眸之中,流露出茫然的目光。

    林烟雨刚从一场迷梦里惊醒,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只听一个恭敬的女声在耳畔催促。

    定什么契?

    主仆血契?!

    定这玩意儿干什么?!!

    林烟雨自问三连,震惊地揉了揉眼睛,又拍了拍脸,摸了摸发间的猫耳朵,这才感觉清醒了些。

    她慢慢想起上辈子的事。

    她是一只被除妖师养大的猫妖,成年后主动考入除妖师编制,负责捕捉和击杀危害社会的恶妖,像人族的警察那样维护治安,为众多种族创造和平稳定的生活环境。

    在一次独自执行除妖任务的时候,她遭到妖袭,当场身亡。

    当时,她被冲天的妖火困住后吞噬,至今记忆里还留存着被烈火焚烧身体的疼痛感。

    但她现在不仅活了过来,脑子里还多出一段陌生的记忆——是这副身体的主人,妖界少主玄霖的记忆。

    把“玄霖”这个名字默念一遍,又浏览了一点新获得的记忆,林烟雨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这不是她刚看到大结局的百合虐文里面,那个强行和女主定下主仆血契,玩弄女主感情,最后被黑化的女主一剑刺死的反派一号吗?!

    看着台阶之下被五花大绑的除妖师,林烟雨嘴角抽搐了一下。

    按照原文剧情,原主在人界游玩时偶遇女主,为了满足私欲,将清纯貌美的女主掳回妖界,强迫女主和自己定下主仆血契。

    定完血契,原主就让女主按照不可描述的画册给自己侍寝,一番折腾后,把年仅十七岁的女主给要了。

    林烟雨当初看到这个剧情时,直接大骂反派不是个东西。

    没想到她死后居然会穿成这个满脑子颜色废料的反派!

    回忆完现在的时间点,她只能庆幸女主是原主祸害的第一个人……也是最后一个人,现在一切都还没发生,也来得及补救。

    “少主?”见林烟雨面色难看,身旁的狼妖侍女关切地问,“您身子可有不适?”

    林烟雨摇了摇头,把目光移回除妖师身上。

    这位就是虐文女主,除妖师世家覃氏的二小姐,覃长昕,原主的官方cp。

    只见她的墨发高高梳为一股,用一枚银色发扣束住,柳叶眉之下,杏眼微微含怒,口中塞着一团白绸,发不出声音。

    即便被五花大绑,她也不失了大户世家千金的端庄,绣着昙花纹样的绛紫袍服穿在她身上,竟还穿出一种上位者才有的威严来。

    林烟雨在心里暗叹一声,起身走向覃长昕。

    主仆血契是必不可能定的,她不能当覃长昕的主人。

    能穿着昙花纹样绛紫袍服的除妖师,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强大又骄傲,覃长昕当然也不例外,根据原文剧情,她从主仆血契定成开始,就一直在受屈辱,对原主可谓是恨之入骨。

    林烟雨上辈子常年在外执行任务,脑子转得快,大步走到覃长昕面前时,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她要是想活命,得趁早断了悲剧的源头。

    在一众下属的目光中,她边回忆原主的人设,边捏起覃长昕的下巴,饶有兴趣地打量一阵,在覃长昕几乎要喷出怒火的目光注视下,笑道:“果然是个小美人,本少主喜欢。”

    林烟雨笑着说完,妖气从指尖泻出,化为尖锐利爪,一爪子挠断缚灵索,又粗暴地将它挑到地上。

    动作干脆利落,然而利爪触碰到绳索时,林烟雨心都在滴血。

    这是她攒半年工资才能换到的缚灵索,然而原主的小金库里堆了整整半箱!

    除此之外,她必须冷漠又无情地一爪子抓断缚灵索,而不是一点点解开,否则就是崩原主的人设,身边这些妖族一定会起疑。

    林烟雨:喵的好气哦!!

    内心土拨鼠哀嚎时,林烟雨又拉起覃长昕的手,摩挲着纤长的手指,仔细观察一阵,故意嫌弃道:“这么精致的小美人,肯定是娇生惯养的,恐怕做不了仆从的活,本少主没兴趣和她定主仆血契了。”

    覃长昕的手指白净,皮肤细嫩,只有握笔的地方长了茧子。虽然被拉手之前,她已将一片刀刃捏在指间,但她到底还没经历过实战,心慈手软得很,否则就能趁此机会打伤原主逃走了。

    绕着覃长昕看了两圈,林烟雨忽然拿走她嘴里的白绸团,问:“小美人喜欢猫吗?”

    她记得书里不止一次写过覃长昕投喂流浪猫,也只将猫选成投喂对象。

    覃长昕警惕地瞥了她一眼,没作声。

    “不回答,本少主就当你喜欢。”林烟雨满意地点头,丢了白绸团,迅速化出原形跳到她怀里,故意放软声音撒娇,“快摸我!摸完我就是你的小猫咪了!”

    黑影蹿到怀里的瞬间,覃长昕下意识接住,回过神时,发现怀中竟卧着一只又乖又憨的黑猫,绿莹莹的大眼睛正与她对视,眸中满含期待,纯粹极了。

    覃长昕:“……?”

    身份尊贵的少主竟对人族主动投怀,寝殿里的所有妖族都看傻了。

    只有狼妖侍女反应过来,忙催促还在发呆的覃长昕:“愣着干什么!赶上少主心情好是你的福分,还不积极点!”

    “遥知,你和他们都退下。”林烟雨怕人多嘴杂要坏事,忙下令。

    闻言,覃长昕冷笑,等狼妖领着众妖离开寝殿,她再和怀中的“黑绒球”对视时,心里虽然千百个不情愿,却还是捋了一把猫毛。

    以她的实力,暂时对付不了这妖,只是摸毛,总比成为奴仆,被妖活活羞辱要好。

    林烟雨上辈子就是一只黑猫妖,对自己的撒娇技能非常自信。覃长昕只是敷衍地摸了一下,她立即眯起眼,口中发出细细软软的喵呜声,边蹭覃长昕,边将尾巴缠在她手腕上。

    她明显感到覃长昕的手僵住了。

    于是林烟雨一不做二不休,毛茸茸的脑袋主动凑到覃长昕下巴上,边蹭边发出舒适的呼噜声。

    比起直接放走女主,林烟雨其实有另外的想法。

    以她多年的看文经验,穿书后跟在主角身边,哪怕是摸鱼,也能好好活到最后。

    上辈子的除妖师生涯,几乎夺去了她全部的欲念,她不敢爱,不敢留下太多牵挂,只因不知道自己会突然死于哪场外勤任务——她要是死了,和她关系亲近者定会痛苦万分。

    对她而言,徘徊在死亡的边缘就和死亡一样痛苦。既然老天开眼,让她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她当然想过个平稳点的生活。

    不过,她要想全程跟着女主走,就必须去人界。然而书中故事发生的时代,还处在人、妖两族关系紧张的阶段。

    人族憎恶妖族,专门培养除妖师,见妖就抓;妖族则把人族当作食物和满足私欲的玩物,总之进入妖界的人族很少能有善终的。

    只有一类妖族可以在人界自由行动,那就是和除妖师定下主仆血契的“妖侍卫”。

    然而主仆血契一定就是一辈子,除非一方死去,才能解除。对于妖族而言,主仆血契是非常屈辱的烙印。

    但对林烟雨而言,主仆血契压根就不是什么问题,就跟编制内的终身合同一样,给集团打工,做到老了退休为止,她真的不在乎。

    她只想赌一把:跟着女主就能好好活下去。

    除此之外,林烟雨隐隐感觉即便待在妖界不走,也未必能平安苟到最后。

    毕竟在原文后期,女主可是率领除妖师杀入妖界,大肆屠戮,逼迫妖界之主立下两界和平的誓言才罢休。哪怕时间回到原文的开头,林烟雨也不敢笃定选择留在妖界就会避开同样的结局。

    “其实本少主想去人界玩,打算找个熟悉人界的向导。”等覃长昕放松下来,林烟雨道,“但看你的反应,本少主的邀请方式应该不对。”

    覃长昕没说话,盯着缠在手腕上的猫尾巴,指尖时不时触碰猫毛,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所以,本少主想补偿你。”林烟雨继续说,“只要你带本少主去人界,本少主可以考虑一路保护你。”

    “阁下如此想去人界,究竟有何居心?”覃长昕沉声问。

    “人家只是想去看看人界嘛~”林烟雨放软声音,在她怀里打了个滚,翻出肚皮撒娇,“你是除妖师吧?要是实在不放心,本少主屈尊来做你的妖侍卫好不好?主仆血契你会定吗?”

    覃长昕一怔,狐疑地打量她一番,摇头推辞:“阁下是妖界少主,与你定主仆契,无异于和妖界结仇。”

    “小美人真是心思细腻呢。”林烟雨笑道,不紧不慢地提醒她,“可你没得选。要么得罪妖界,和本少主定主仆契,带本少主去人界;要么得罪本少主……”

    她忽然化出人形,一把将覃长昕摁在殿中的立柱上,挑起她的下巴,露出一个凶巴巴的反派式笑容,接着刚才的话:“今晚就侍寝!”

    说完话,林烟雨瞬间将自身气场外放,控制妖气围绕覃长昕钉了一圈,逼得她难受地低哼一声。

    “小美人想必是个聪明人,该选什么才能保命,不需要本少主多说吧?”林烟雨恶声恶气地问。

    万万没想到她竟会强迫自己当主人,覃长昕瞪大了眼,感觉自己再不说些什么,就要被轻薄了,只好应下:“好,我答应你!但要给我一间静室。”

    林烟雨这才满意地松开手,拉着她直接走向寝殿深处。

    原主靠战斗来修行,哪有什么静室,整座寝殿恐怕只有她的卧榻附近最安静。

    然而来到卧榻所在地,林烟雨扫了眼散落在各处的书册,看到每本书册封面都是不可描述的画,顿时黑了脸。

    她立马将覃长昕推到垂帘外,麻利地抓起书册收拾起来。

    边收拾边安抚覃长昕:“静室太乱了,你先等着。”

    覃长昕:“……”

    方才她已经看到卧榻了,这妖竟还骗她这里是静室!

    师父教导得对,妖族果然欲念深重,这妖口口声声说要做她的妖侍卫,还不是想与她……

    想到这,覃长昕气得浑身发抖,气愤之余更多的却是羞赧,心砰砰直跳。

    今夜,她只怕是逃不掉了!

    ※※※※※※※※※※※※※※※※※※※※

    新年好!~雨喵和长昕给大家拜年啦(/w\)

    覃长昕的姓读q,做姓氏时和秦同音。

    [接档甜宠文,求收藏呀~]

    《在冰山总裁怀里摇个尾巴》

    软萌哭包九尾狐公主x面冷心热除妖师总裁

    互攻互宠1v1,古穿今小甜饼

    涂山九尾族的小公主涂山烁无忧无虑活了大半辈子,误食毒草穿越了。

    她醒来时,身旁是全然陌生的高楼大厦,一位女人正摸着她的脑袋,皱眉问:“又是谁家走失的萨摩耶?”

    得知自己是被除妖师集团的总裁捡到,涂山烁每天都在想办法出逃。

    然而每天都被总裁揪着后颈皮捉回来。

    涂山烁:我就是躺在大街上做一只野狐狸,也不要和这个冰块脸住一起!

    后来

    涂山烁:冰块脸今天为什么不摸我尾巴了嘤qaq

    嬴飒二十三岁生日当天,在街上捡到一只萨摩耶。

    她给萨摩耶洗澡时,萨摩耶被沐浴露刺激得打了个喷嚏,突然变成了九尾狐。

    嬴飒:……

    九尾狐:嘤?

    嬴氏集团有规定:发现珍稀妖族,要么上交给国家,要么登记身份后对它负责。

    身为嬴氏集团的总裁,嬴飒以身作则,将自理能力等于零的九尾狐带回了家。

    后来的某一天,秘书进总裁办公室时,发现总裁的毛绒围脖变成了一只白毛小狐狸,正打着哈欠摇晃九条尾巴。

    秘书:……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