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鍏?鏈嬪弸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是盐太甜(np) 作者:喝酸奶啦啦啦

    六.朋友

    从4月初恍恍惚惚的就到了月末。可真是快啊,时间。

    春季很短,阴晴也是难辨别的,算算下来南方的春季就那么两周的时间。

    喝了水,吃了早餐把阿吉的食物和水和该拔的电源拔掉,准备好一切以后和家里的主子到了别,就出了门。

    周末早上坐地铁不是明智的选择,人多互相挤来挤去,过了某大厦总算好多了。至少人与人之间都有空间了。

    一个男人穿着黑色卫衣,一直往一个小姑娘身上靠,她瞟了眼,本以为是人家小情侣搞搞情调,出于礼貌不打算看。

    女孩子在躲他。登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起来颇有些唯诺的女孩。

    走过去,用不大的音调“你蹭够了没啊?这会还没完没了了是吧?她自己也并不善良,眼睛也没多好,但是他好像就是感受到了这个女孩向她求助。

    这狗男人也真是够怂的,她索性就将刚刚生起的火引到他身上。“哎哟,您刚刚在做什么呢?做乌龟吗?那你不行啊,看起来好像没啥技术的样子啊,更何况做这样一个婊子也不立牌坊,回家好好照照镜子再来呀。讽刺的并不精妙,更没有体现她强大的文学素养,她想,文也别写算了,祖安之力也没有发挥。

    “tmd,你有病吧。”那男的这样破口大骂。

    她把姑娘一把拉到边上“哎哟,别说话,口水唾沫子呢,姐姐,这可是私人定制的呢。”可不就是私人定制的衣服吗?自己搞的可真香“哎呀,我刚刚都忘说了呢…。”

    “你他妈有病吧,男人直接破口大骂。”

    她侧身一躲,安抚小姑娘,然后说道“你这人急得很哦~其实我是想要夸你啊,你有很大的勇气!而且还想吃天鹅肉呢,像这种人很少见的!我很佩服你的,毕竟您的皮是长在胳膊上的,所以刚刚一直蠕动吗?”这个叫阴阳怪气,并且毕竟作为一个老阴阳人,她在这一方面可是不能输的。

    “你!tmd,臭婊子!老子……!”男人举起了手,她又是一躲打不过她还骂不过吗?“我又怎么滴?还想动手,你瞧瞧那边的大哥大姐可都是录了视频了呢,这会儿还不挺热心的不是吗?哦,你别乱骂人哦,毕竟你不知道苏轼与佛的故事吗?下一站你就可以下车了哦,别等他们把视频发到网上,你也不太好受的吧。

    男人看着她骂骂咧咧却又不敢大声骂出来,好爽!妹子见她停下嘴就要去抓他拉走他,“等会儿大哥大姐你们记得把视频删了呗,你说我们这位美女小姐姐要是有个男朋友肯定不爽,还有呢,你们要是因为我的美貌就算了,毕竟我是会害羞的呢。”然后被小姐姐拉到另一个车厢,躲得远远的。其实还是尴尬的。可是没办法,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骂了就要骂到爽。

    小姐姐好像有什么想和她说的却又说不出口似的,就这么一会儿看一眼她心怀感激的。

    过了四五站她也就下车了,小姐姐追着上来,他她便停在原地等小姐姐“谢谢你。”小姐姐花了很大功夫才说出来。然后又颇次亲热的叫“姐姐,你你喜欢吃甜的吗?”颜言想了一下说:“那就冰淇淋吧,我喜欢抹茶味的,要一起去买吗?”小姐姐点点头又摇摇头,“姐,姐姐姐等我就好了。”然后匆忙的跑去。

    颜言麻溜地在石板旁坐下,这事比预计时间长,她看了下,还有20分钟才到约定时间,冰淇淋应该挺快的。

    颜言既不缅怀苍生,也不圣母。小姐姐很可爱,但她有和别人的约定,她不忍心拒绝她懦弱后的感谢。出于礼教和略有私心的,不希望小姐姐认为她是同情她,或者说是出于一种教养的帮助。

    好像不是同情,或许,或许也有那么一丝的同情,但她需要为她保留自尊。

    出于礼教。

    小姐姐很快就回来了,买的是kfc的,附近有卖甜筒的也就kfc,抹茶味很淡,说实话味道很一般,但是她还是笑盈盈。“谢谢小姐姐呀。”

    小姐姐还是小心翼翼的“姐姐,我叫照迢,我可以那个那个就是我可以,嗯,她鼓足勇气又深吸一口气,“我可以加你的好友吗?”颜言只得笑着说好,还调笑她问自己看起来老不老。昭迢慌张的说是因为她给她大姐姐一般的感觉。

    颜言没说什么只是扫了她的微信然后写了备注。

    昭迢一边吃冰淇淋,一边眼巴巴的望着她。或许是想和她待在一起,颜言想

    她快速席卷完冰淇淋直直的道“那昭迢我先走了,下次注意哦。”敷衍的漫不在乎的,却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好似关心却又心不在焉。

    她对这种女孩子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她们的懦弱让人同情,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是的真的是同情。吐了吐舌,想想在地铁上被这么多人看,还是有一点点丢脸的。

    她见着林鸢的时候,林鸢正在星巴克点单,从后面偷偷摸摸地溜过去抱住林鸢,悄声说她想喝古茗呢

    “那我们去喝古茗吧。”林鸢慌慌忙忙的我那个不是自作主张,我只是你上两天和到说你想喝新兵了,我以为你今天也会想喝这个,阿言。”好似带着哭腔的,林鸢不知所措的。

    林鸢这时是在吧台旁等,但颜言看看她应该刚点完,估计还有一会儿,便把她带到一旁坐下来。“你搞得我像你外人一样的.”颜言嘟起嘴。

    林鸢是怕他她高兴的,以前一直这样小心翼翼,现在偶尔还是会这样,她太缺乏安全感了,颜言想有时候凶也是因为她太为自己考虑,太着急了。

    林鸢又看看自己的手,问出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你会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对吗?”

    颜言停了一下,认认真真的说“是的”

    承诺。

    承诺是不应该如此轻易的给出,但是她愿意告诉她这个令人安心的承诺,是的,林鸢会是她的朋友,一辈子的那种。

    这个是一个想了很久很久的,应该在万分庄重的时候问出的问题,却这样轻易的端出来了,但是她如此开心狂喜,内心如掀起千层海浪。

    林鸢想说的话也没有再开口了,她看到了阿言加了那个贱人,吃了那个贱人买回来的冰淇淋,扫了她的码,这都是她所不能容忍的。

    她害怕阿言,又有了新的朋友,那么她也会抛弃她吗?不可以的不可以的,原本他就是在叶萳和颜野之后挤进去的,不可以颜言是不能抛弃她的。

    绝对不能伤害到她,把那个不知哪冒出来的山野丫头给删了就行了。

    她的阿言身边有他就够了。

    請菿渞發詀閲渎此書(po1捌kk.com)po18kk.com請菿渞發詀閲渎此書(pΘ18kk.cΘm)po18kk.com請菿渞發詀閲渎此書(pΘ18kk.cΘm)po18kk.com

    我好喜欢搞暗恋啊啊啊啊啊

    我来啦!你们快来找我玩!我的qq超级冷清呜呜呜。

    --

    六.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