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节阅读_7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暴暴总裁 作者:银 月
    分节阅读_7
    ,哭得更伤心了。
    「乖,下次我一定会弥补你的。」浩然连忙加以抚慰。
    这时,娃儿想起了他的「隐疾」,于是收拾起眼泪,反过来安慰他。
    「我知道,这事不能急的。」想起刚才那撕裂般的痛楚,她又改口说道:「其实没有做那件事,你也可以过得很好,不是吗?」
    她试图说服他,性只是生活中的点缀,没有性也可以过得很快乐。
    「呜……」浩然听见她这番安慰,一点也没有贴心的感觉,心想,才怪!下一秒,又听见她惊呼一声。
    「我流了好多血耶!」
    「来。」浩然去浴室拿来一条湿毛巾,就要帮她拭净禾幺处。
    「不……我自己来就好了。」
    娃儿嫣红着双颊,试图想抢过毛巾,可他的手一紧,不愿妥协,娃儿只好捂着脸,让他慢慢擦拭着。
    光是看着那柔嫩的花苞和黑色的密林一眼,他的小弟弟又抬头挺胸站了起来,但顾及娃儿是第一次,而且刚刚对她来说是个不好的经验,他只好忍了下来。
    好不容易帮她擦拭干净,她打了个呵欠。
    「好困喔!浩然,我先睡了。」说完,她几乎是立刻入睡了。
    浩然一点睡意也没有,看见她熟睡的模样,像是天塌下来也不会醒来似的。
    一股锐不可挡的欲望又迅速升起……
    「娃儿。」他声音沙哑的呼唤着。
    他几乎要爆炸的肿胀男性摩挲着她的丰臀,娃儿因为寒冷而轻颤了下,使他全身更是血脉偾张。
    浩然猛然凑近她,吻住她微翘的小嘴,看见她疲倦的黑眼圈,他有些不忍心,可他此刻真的很想再要她一次。
    顺着脸庞对着她小巧柔软的耳垂吹气,并用牙齿轻轻啃囓。
    「娃儿,起来了。」浩然不断的低喊,无奈她还是沉睡着,没有响应。
    他壮阔的胸膛挤压着她丰满的双峰,抵着她敏感的蓓蕾上下磨蹭着,直到它们变得饱满坚挺。他顺势含住一边的蓓蕾,用力地吸吮,一手则不停的爱抚另一只浑圆。
    娃儿全身一颤,都还是没有清醒,她以为自己在作春梦,身体越来越烫,敏感约三角地带也变得湿润。
    浩然慢慢的移动身子,俯头以舌舔弄着她的禾幺处好一会儿,接着,大手取代了他的唇舌,轻轻的拂过她的大腿,手指探进她暖热的下体,充实地填满她温暖的幽穴,轻柔而缓慢地进出,一次又一次……
    犹在睡梦中的娃儿只觉得快窒息了,她猛然吸口气,忍不住的扭动身子。
    他又加入一根手指头,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时间,继续搔弄着她。
    迷惑的睁开眼睛,她看见他侧躺在她身边,手指一进一出地在她体内有规律的逗弄着。
    「停……啊──」娃儿无力地仰着头,在狂野的呼喊声中达到了颠峰。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快感深深冲击着她,最后她像个洋娃娃般瘫软在床上。
    「换我了。」
    娃儿根本听不见他说什么,任由他轻轻分开她的双腿,然后调整姿势,以有力的一记戳刺进入她体内。
    「浩然……」她不由自主地呼喊着。
    他托高她的臀部,加快律动往她充血的花穴捣动。
    「嗯……啊……」娃儿受不了地低喊出声。
    她的呻吟让他扭摆腰部的动作更快了,撞击一次比一次猛烈。
    「啊……哦……」她身体往后一仰,全身剧烈地震颤,花穴也不住的抖动着,大腿内侧一阵阵痉挛。
    「啊──」灼热的液体自浩然硕挺的尖端喷射出来,而娃儿在狂喊一声后又达到了另一波高潮,然后像消了气的汽球般软绵绵地瘫在他身下。
    浩然一手抱起娃儿翻个身,让她整个人俯贴在自己胸前,两人的下半身依旧密合在一起。
    「你还好吧?」
    「莋爱好累喔!」娃儿噘着嘴娇声道。
    浩然体贴的拭去她脸上的汗水。
    突然,她想到不对劲的地方了!
    「不对啊!你不是性无能吗?」娃儿的手指戳戳他的胸膛问道。
    「我这样还是不行的。」他贼贼一笑。
    「什么意思?」娃儿有些不高与地瞪着他。
    「我以前每晚都要做七次,现在这样还不及格。」浩然也学会耍赖了。
    「七……七次?」
    娃儿不敢置信的举起手指头数着。
    「对啊!」
    「骗人!那会死人的耶!」她眼睛瞪得好大。
    「而且又大又硬。」浩然骄傲地炫耀道。
    「但是你现在已经又太又硬了,而且还很……持久。」娃儿越说越小声。
    可浩然全听见了,而且不只他听见,就连仍埋在她体内的「小弟弟」也听见了,再次苏醒。
    娃儿也感觉到了,她立刻住嘴,不敢乱动。
    他蠢蠢欲动的欲望微微的抖动,想当然耳,接下来又是一阵激情……
    浩然在八点起床,见娃儿酣睡不醒,脸上还挂着疲惫不已的倦容,他不忍心将她叫醒。
    原本想再和她温存一回的,但碍于她昨晚是第一次,恐怕无法承受他过度密集的索求,加上今天公司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他必须亲自出席,于是,他只得依依不舍地着衣准备上班。
    待娃儿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她在饥肠辘辘的肚子抗议下,睁开了迷蒙的双眼。
    「人呢?」她翻开被子准备起身。
    当脚触及地面时,顿时一软,她整个人跪坐在地上。
    「啊……腿好酸啊!」
    想起昨晚欢爱了一整夜,她的脸不禁红得跟苹果一样。
    「他是不是骗我啊?」一夜七次?娃儿不禁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性无能,还是在骗她?
    娃儿禁不住心中的疑惑,决定打电话向绿缓求助。
    在挂上电话后,她好伤心,因为她证实自己的确被浩然给骗了!
    刚刚在电话中,她问绿缓有关男人性无能的事,绿缓先是逼问她为何会问这种问题,最后才说出自己的经验,而且她还说一夜七次即是性能力很强的男人,而且这种人少之又少。
    「可恶!竟然骗我!」娃儿气呼呼地高声叫着。
    「谁骗你了?」浩然因心系佳人,在开完会议之后,就匆匆的赶回来,刚好听到她恼怒的大叫。
    娃儿有些困窘的双颊飞红,撇撇嘴,她别开脸,赌气地说:「你骗我说你性无能,昨夜却精力十足的做了一整晚!」想起来就觉得自己其笨,竟然这么容易受骗!
    还有长青,她不了解他为什么要骗她?
    「我从没说过我是性无能。」是长青胡说八道!
    她用眼神控诉地瞪着他。
    「可是……你误导我。」她心里忿恨不平,完全没发现自己此刻正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
    浩然一双眼直盯着她的樱红小嘴,顺着她天生白晳的肌肤,来到饱满圆润的胸脯上,双手探向那两朵樱花般的嫩红蓓蕾,他饥渴的唇同时攫住她艳红的小嘴,火热的舌伸进她口中,不断的翻搅着。
    娃儿下意识的抗拒,却被他的吻弄得昏头转向,双手无措地垂在身侧,不知该往哪儿摆。
    直到满意了,浩然才终于结束这个吻。
    「你不也很满意我的表现吗?」只见他嘴角噙着笑,沙哑的嗓音挑逗似的轻轻吐出这么一句话。
    「那是因为你骗我,你利用我的同情心。」她嘴一瘪,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
    「好、好、好,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欺,可以了吧!」他柔声的诱哄。
    「可以。但是你以后不可以再做了,你让我的屁股和全身都好酸痛,连站都站不起来。」
    毕竟年轻又单纯,娃儿禁不起他低声下气的道歉,加
    分节阅读_7  -